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封面故事:古风朝鲜】在层累的民族文化历史之上,穿越无数个年代的恍惚,你会寻到人生的意外之解。“朝鲜”是个当代国名,但远远不止于此。1910年亡于日寇之前,朝鲜半岛有超过500年被李朝统治。明太祖朱元璋以“东夷之号,惟朝鲜之称美,且其来远,可以本其名而祖之”为由,赐李成桂“朝鲜”国号,后者开创了“衣冠文物,悉同中国”的朝鲜王朝。中文“朝鲜”所对应的英文名称“Korea”,音译却是“高丽”,源出“一统三韩”的高丽王朝。这个由王建开创的王朝,以佛教为国教,国祚虽不满500年,声名却远播欧洲;王朝后期,一度向蒙古大军屈膝,但还是混出了“骑马之国”的模样,没有任外族宰割。

【中国美绣 专辑】以针引线,绣出五彩。中国刺绣的历史,至少有三千多年。从其起源到发展,如同一部细化的服饰史、社会史、文化史。花样繁多的绣法、针法、材质,勾勒、点染、铺陈出最中国的审美意境,恰似锦绣中华。

【小物件中的大历史】当我们再次回顾千年的历史,很多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小物件和饰品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生活习惯、审美观念、时代文化是让这些物件发生改变的原因,而它们也在向我们讲述着不同时代的故事。也可以说,正是它们成为了我们走过时代的缩影。

【四大发明如何改变人类历史】如今“四大发明”作为专门名词被写进了百科全书,这些在中国完成的发明和技术发现,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发展进程——“指南针使地理大发现成为可能,造纸术有助于人文精神的传播,火药推动了欧洲社会历史的变革,印刷术为文艺复兴准备了条件。”

【对外援助 新中国和平崛起的外交密码】对外援助,一直是中国开展和平外交战略的实践和手段,也一直服务、服从于中国的“和平崛起”战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向来重视对外援助工作,在国际舞台上,敢于斗争,善于团结,开创了外交的新局面,践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展现了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与担当。

【从城邦到霸主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就和秦汉影响中国一样,2000多年前建立的罗马帝国同样深刻地影响了西方文明。从查理曼大帝到神圣罗马帝国,从拿破仑到第三帝国,直到今天自诩为“新罗马的美国,西方文明但凡是追求建立大规模政治体时,都无不以罗马为精神象征,在她的历史中寻找理论和方法

【封面故事:万国民俗】大航海家哥伦布“发现”美洲,某种程度上开启了“民俗全球化”。10月12日“哥伦布日”,也成为很多美洲国家以及西班牙的重要节白乃至“国庆日”。在反思殖民史的今天,人们对“哥伦布日”的态度更加多元。而南美洲“音乐民族主义”的成就,已经开始反向影响西方的主流音乐圈。后殖民理论,某种程度上对斯拉夫和东欧国家也适用。东欧民族的舞蹈极具民族特色,也是宣示自身民族话语权的重要手段。东欧民族舞者经历了从“提纯”到“回归原汁原味”的过程,在文化交融中发掘自身特色。

【沐浴,也传递文化与艺术】据说有人做过统计,人的一生要洗7000多次澡,男人一辈子平均要花177天的时间在洗澡上;而女人,花的时间则是男人的3倍。“洗澡”这件事,在世界各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清洁身体,讲究卫生。但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沐浴的概念也在随着时代而它不再只是一件清洁身你的简单生活小事,而更是一门艺术、一种文化的体现。

【花木兰 从历史中突围的女战士】从乐府双壁之一的《木兰辞》开始流传以来,木兰的故事就深受人们喜爱。千百年来,一方面人们通过研究诗文文本从中大致确定木兰生活的时代,考证诞生《木兰辞》的北魏时代社会、军事、文化等诸多背景,另一方面,历朝历代的人们不断地对木兰故事添补润色,加入新内涵,演绎出各种二次创作,形成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传奇系列。时至今日,花木兰早已成为中国国民级的传奇人物之一甚至还突破了文化壁垒影响到海外-被迪士尼改编成为幼画和真人电影,成为一个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形象。

【风起1950 抗美援朝中的经济战】近年来,中美关系颇不平静。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小动作”不断,将中美几代人努力经营的良好关系降至冰点。其实对于美国此种行径,熟知历史的国人想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早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便对中国进行“极限施压”,封锁制裁无所不用其极。而中国则针锋相对地展开反制,双方不但在战场上争个你死我活,还在政治、外交等其他领域展开了一系列激烈的斗争。在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本刊从经济对抗角度对这段历史进行回顾与解读。

【揭秘百万日本侨俘的结局】早在19世纪末,日本就开始觊觎中国东北。为了彻底占领中国,他们向中国派来的不光有军队,还有大量的移民。当年,这些日本侨俘作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工具、战争的棋子,随着日本的战败,瞬间沦为战争的受害者、天皇的弃子。那么,这些被抛弃的日本侨俘当年经历了什么?盟军及国共两党又是如何处置这些日本侨俘的?这些被遣返的日本侨俘回国后对日后的中日关系产生了什么影响?对当今中日关系的发展有何启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年是抗战胜利75周年,只有正视历史,正视日本侵华战争给中日两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中日两国才能真正跨过崎岖路,“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历史的悲剧才会不再重演。

【深圳特区40年】作为一个“硬核学霸”,深圳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变革的试验田、先行地、排头兵。最近,”深圳最牛街道办”在网络上传开。一个小小的粤海街道,分布着数以干计的高新技术企业,腾讯、华为、大疆、中兴、金蝶、TCL等科创巨头公司均在此诞生。

【严嵩:皇帝是把刀,用好能甩锅】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严嵩入阁,他早就看清了形势:嘉靖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主儿,夏言迟早要倒霉。嘉靖大发雷霆要求夏言上交银章和手敕时,严嵩正好作为礼部尚书在湖北随驾,所以非常清楚事情的起因-夏言只是行程安排和某些动作不如嘉靖所愿,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过失。于是,他决定以夏言为反面教材。

【冯梦龙:人气作家是异类】“万物都因有情而存在,我要开创一个教-情教!”开出这个脑洞后,明代苏州某人气作家又多了个新头衔:情教教主。在此之前,他已在言情界圈粉无数,堪称虐心教父、脑洞制造者、金句量贩机。更逆天的是,他还会写历史演义、话本、戏剧、散曲、小品,甚至科举辅导教材,几乎样样下笔如有神。

【曹丕:至今活在父亲的光环下】说起曹操,后人褒贬不一:有人视他为枭雄,有人称他为奸臣,总的来说,毁誉参半。然而,作为曹操的儿子,曹丕就没那么幸运了,不仅被批没政绩,甚至被冠上了“阴险”“荒淫”-之名。然而,历史上的曹丕,果真如此吗?

【林则徐的最 十年,发生了什么】在历史学家蒋廷散先生眼中,林则徐俨然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然而,所谓的“知而不言”,显然并不是林则徐的错….

《世界博览》2020年第19期,封面专题:出使科特迪瓦历险记

【没有空调的时代 古人怎样避暑】李光耀曾经说过:”空调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发明。也许是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发明。空调的出现让热带的发展成为可能,改变了文明的本质。”诚如此言,托工业文明的福,空调、电风扇、电冰箱等设备在夏季拯救了现代人,让他们得以享受清凉。那么,在这些i备发B之i,千百年来的古人们,又该怎么熬过炎炎夏日呢?

【封面故事:政体“寻根”】如果说国家是一部机器,那么“政体”就是“操作系统”,其需要足够的正当性作为“驱动程序”。某些政体的独特样貌,是依循不同的文化、传统、历史,甚至是不同利益间的角力而被形塑、生成。海湾国家阿联酋采取联邦制,设有总统和内阁,但其联邦却是由7个父系世袭制的酋长国组成;同样采取联邦制的瑞士,不设单一元首的职位,转而采用联邦委员会来集体领导;波黑采取类似瑞士的主席团制度,但却是由三名总统组成的“三头龙”,分别代表三个信仰和历史视野迥异的民族;安道尔同样没有单一元首,由来自法国和西班牙的两名“亲王”共治。

【孤独的先行者 杜甫封圣之路】乾元二年初,杜甫目睹底层的苦难,写下“三吏”三别”;接着带着家小乞食泰州同谷,辗转于蜀道的干山万,年底抵达成都,终得平生一展眉,人生与诗歌都进入另一个更舒展、更开阔、更沉潜的境地。正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专题:西方大学里的“奇葩”专业】西方很多大学具有悠久的学科历史和传统,但是很多专业落后于时代,很多传统充满歧视。对于处在全球化、移动互联网和“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大量学子涌向西方留学的同时,也确实需要思考,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大学环境和就业空间。

【封面故事:古典回响】尼采说,没有(古典)音乐的人生,是一金错误。爱因斯坦说,死亡意味着再也听不到莫扎特的音乐了。在西方,音乐曾长期是贵族阶层的消遣,而从19世纪开始,音乐自由市场的大门被打开,普通市民也可借此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但听众质量的下降,也导致了“媚俗”音乐之风。

【我们为什么喜爱蜀汉】从史实到演义,经过官方、文人和民间合力构建的蜀汉,呈现出后世熟悉的形象,在最大程度上符合社会各阶层对一个完美政权的所有想象:官方在其中看到了不以强弱为转移,对正统不折不挠的坚持,激励他们在陷入危机之时以“王业不偏安”的理念继续斗争,文人知识分子从中看到了“三顾茅庐”的求贤若渴与临终托孤的信任,满足了他们对理想君明臣贤关系的期待,而诸葛亮鞠躬尽疼的精神更成就了值得他们追求、效仿的道德完人榜样;在大,眼中,蜀汉人物”低微”的出身,颠沛险难中坚持仁德爱民的信念,买合2他们最深切的感受 刘关张同生共死、义薄云天的英雄故事,更击中了他们朴素的情感赢得无限的同情和偏爱业

【封面故事:二战往事不如烟】1945年,希特勒自杀,德国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事在5月宣告结束;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亚洲战事随之停息;9月2日,日方在美舰上签署无 A降书,二战至此画上句点。

【曹操:是巨人还是矮子】在电视剧中,曹操有一句经典台词:世人皆错看我曹孟德,今日错,明日错,何日不错?问题是,世人真的错看曹盂德了吗?评价曹操是容易的,也是困难的。连五岁小孩、七十岁老妪都能以“黑白忠奸”说上两句。但是,社会大众所认知的这个曹操,显然只是文学艺术塑造出来的曹操,与历史上真实的曹操相去甚远。

【裴松之:没有我带节奏,三国怎么精彩】裴松之对诸葛亮人物形象的重塑,简直是大师级的带节奏之作。在《三国志》中,由于史料简略,诸葛亮只是个单薄的忠臣形象。在魏晋士人的议论和杂史中,诸葛亮则是集上帝视角、火眼金睛、主角金手指、被三国争抢等标签于一身的“妖怪”。西晋郭冲编了几条史料美化诸葛亮,其中一条是:某日,魏国派刺客来杀刘备,忽然碰见诸葛亮,二人未交一语,诸葛亮只凭刘备的转述便一眼看出此人是刺客。

【杨广:最后一场戏是别离】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十日夜,江都(扬州)城内暗藏杀机。统领骁果军的司马德越在东城营内集结上万将士,计划推宇文化及为首,发动兵变。一年来,各地义军声势浩大,南下江都的杨广自知时日无多,终日陪后宫佳丽饮酒作乐,仿佛末日前的狂欢。一日,杨广照着镜子,对萧皇后说:“好头颈,谁当斫之!”他万万没想到,终结他生命的竟是从驾的骁果军。

【专题:出海口·国运】人类历史上,经济的发展总是离不开江河的滋养,但是河流入海口成为经济和战略要冲,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后。让我们翻开世界上那些大河入海口波澜壮阔的历史图卷,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只有海洋才能造就真正的世界强国吗?

【捍卫不列颠 史上规模最大空战】二战爆发之初,纳粹德国空军对于同盟国而言如魔鬼般存在。波兰战役中,来自空中打击力量掩护地面钢铁洪流推进,不仅给波兰空军带来致命打击,也使德军成功在短期内摧毁强大的波兰陆军,”斯图卡”的尖叫成为波兰军民挥之不去的梦魔。1940年5月,荷兰的鹿特丹又在纳粹空军的狂轰滥炸下化为废墟;仅在一个月后,在陆空军协同作战下,看似强大的法国亦被打垮。这一切似乎都印证了德国空军参观者的话–如果德国空军愿意,伦敦、巴黎、布拉格以及欧洲任何城市都将化为灰烬。当希特勒的“海狮”计划提上日程后,1940年夏季的英吉利海峡上空布满战争的阴霾。6月18日,温斯顿·丘吉尔向全国发表演讲:”法兰西之战已先结束。不列颠之战即将开始 因此让我们勇敢地承担起我们的责任。而且我们应当鞠躬尽率,死而后已,英国就是存在1000年之后,人们还能说这是他们最光辉的时刻。”

【专题:“钱”与“情” 纠缠的婚嫁观】当人们提起婚姻的时候,想法都基本一致,那就是找个合适的人共度余生。然而问题往往就出在“合适”的标准很不一样。而标准的背后,则是对金线和情感的平衡。世界各国对待婚烟的观念也各有不同,文化、性别以及精神层面的因素也都成为了考量的标准。

【封面故事:暴烈搏击】被“冰封”近半年的国内体育商业赛事市场,从满溢肾上腺素的项目开始挖出复苏空间:相继有多场拳击赛事重回赛场、公开售票。海外的格斗圈,也一度成为疫情阴影下的商业体育之曙光所在。职业摔角品牌WWE逆流而上,完成了年度旗舰级的《摔角狂热》;全球头号综合格斗联盟UFC则在5月闭门比赛,成为最早回归的欧美主流商业体育赛事。擂台上的力与美,令人如痴如醉。有人纯粹享受原始官能的痛快宣泄,也有人向往台上勇者的斗志昂扬。

【仁宗时代 积贫积弱的清平盛世】乾兴元年(1022)二月,宋仁宗赵锁继位,成为北宋第四代皇帝,直到嘉祐八年(1063)为止,北宋有整整41年都处于这位皇帝的统治之下,成为北宋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承前启后期。仁宗朝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在不同的记述中,这个时代有着迥异的面貌。同样是宋代人,在变法反对派眼中,这是君贤臣明的盛治之时,仁宗“百事不会,只会做官家”,在他治下,士大夫文人们无不勇于谏净,以天下为己任,开口揽时事,论议争煌煌。就连损兵折将的西夏战事也变成了苏轼口中的“海内晏然,民无怨言,国无遗患”的神圣战争。

【妆饰】如何让乌鬓生辉?怎样使香肤胜雪?金钗花冠、玉容柔荑、弄发文身,中国古代特有的妆饰美学,植根于中国文化,既吸取自然精华,也仰赖传统医药。对尊贵的面孔,乃至整个身体进行修饰与美化,古人爱美有道、求美有方。

中国进入以条约体制为主体的国际新秩序,是力量对比悬殊下的被迫选择。在传统中国的制度结构内,社会位置的层级而非认知的价值决定了思想的传布。鸦片战争失利之后,觉醒者是少数,大多数士人依旧维持着体面的优容生活,恪守天朝上国浮华的自矜:“和议之后,都门仍复恬嬉,大有雨过忘雷之意,海疆之事,转喉触讳,绝口不提;即茶房酒肆之中,亦大书免提时事四字,俨有诗书偶语之禁。”尽管有林则徐、魏源等人初步的“开眼看世界”,积极采阅夷情,但经世致用思潮和探索西方的影响相当有限,停留于少数士绅的文字纸面。夷情、夷务和夷事,对传统的帝国官绅来说,是遥远和不屑一顾的外洋琐事,而帝国的典章制度自然高于所谓的“奇技淫巧”。儒家社会控制下的悲剧景观和因循守旧,鸵鸟式的对外政策,预示着帝国晚期更大变局的到来。

【封面故事:怪咖外传】提及影视作品中的常客——黑帮、海盗、黑客、巫师以及警察—我们的脑海里有一种刻板印象一一他们的职业隐秘,身份未明,离暴力血腥与光怪陆离很近,游离于道德和法律的边界,甚至与神力结合。但如果把他们拉出灰色地带,另单讨论,会像万花筒被调为了另一个角度一样,呈现出令人讶异的面貌。比如,那些臭名昭著的恶棍们,可能是时尚大帝、投资天才,甚至仿佛变成了正义大侠。他们的活动并非100%都是粗鲁的,但要注意,那也可能是为了“补偿”自己的良心,更可能是为了强化自己的统治、谋取偏狭的私利。

【元顺帝离京:一个皇帝最后的体面】1368年,元朝最后一任皇帝逃离了大都北京。他这一跑,就再也没有回来。自此,元朝这个曾经强极一时的王朝彻底退出中原,并逐渐分崩离析,走向了覆灭。而这位抛家舍业的跑路者,正是元朝末代君王——元顺帝。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元顺帝本名孛儿只斤·妥欢帖睦尔,这在蒙语中是“铁锅”的意思。谁能想到,这元朝灭亡的大锅,最终不偏不倚地扣到了他的头上。元顺帝究竟是一位怎样的皇帝?他为什么会逃离大都?亡国之锅,他背得冤不冤呢?

【专题:在全世界“摆摊儿”】市集,在印象里,它是儿时跟着爷爷奶奶赶集时候在路边买的一根冰棍儿,也是小学放学后跟同学在校门口用零花钱买的零食,亦或是从大学校门口的摊位上帮室友带的一顿晚餐,擔烤串、喝啤酒…它们共同组成了每个人成长的记忆和城市的标签。或许“摆摊儿复兴”的政策,能让年轻一代重新认识自己的城市,参与另一种生活,也希望城市的市集能成为旅途中看世界的窗口。在干篇一律的中央商务区(CBD)背后,小贩热情的吆喝和“登不上台面”的美食,共同平凡四季

【朱德群,渗入西方艺术世界的东方因子】法兰西学院是法国的最高荣誉机构,是法兰西的思想宝库,而法兰西院士是法国至高无上的学术荣誉头衔。法兰西学院制度建立200多年以来,第一次,由一位华商人士荣任这个法国国宝级的头衔,这是法国侨界、学界空前的喜讯,更是华人的骄傲。巴黎是世界艺术之部,面对画布,朱德群的感情饱满而膨胀。每天他都在用画笔闯荡艺术的未知之地。在法国几十年,他无时不在思索如何将自我的艺术潜能发挥到极致,如何把自己的理想付诸更为广阔的天地。

【年号谥号庙号 皇帝的名片】在中国古代诸多的皇帝称号中,庙号和谥号早在商周就已经出现。谥号是对古代帝王的盖棺定论,有着“一字褒而华衮,一字贬而斧钱”的作用,唐以前,皇帝一般都以溢号称呼,比方说那些“文帝”“武帝”“宣帝”。庙号则是中国古代的帝王死后在专门的祭祀之庙或在太庙里立室奉祀时所用的称号,“祖有功,宗有德”,最初并不是所有皇帝都有资格拥有。制度化的皇帝尊号出现在唐代。陵号的规制从汉代开始有章可循。自汉高祖的长陵开始,到光绪帝的崇陵为止,陵号在中国流传了两千多年。

【封面故事:外籍劳工无涯梦】有这样一群人,防疫时曾被嫌弃,复工时又不可或缺,他们是跨境流动的劳动者,在客居国被称为“foreign worker”——外籍劳工、外籍移工。尽管少数幸运儿可拿到永居证/绿卡,但大多数外籍劳工都知道,他们终有归期。根据工种和待遇不同,这群人可粗略分为:坐在办公室里的白领移工,做着底层工作的蓝领移工,又或是有着一技之长的技能移工,如厨师、护士、教师…他们寻梦异乡的途径各异。像非洲和中美洲的一些国家,可能放任国民偷渡他国寻口饭吃;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或有中介公司开辟半官方的外劳输出渠道;印度则有遍布全球的“劳力行”,一条龙地培训和压榨本国IT劳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