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湖南:中国内河航运的枢纽省】我见过一幅图,这幅图的名称叫“全国内河航道图”。这幅图我视若珍宝,因为这幅图把中国的通航河流给画出来了。它用几种不同的颜色把能够通航的河流标识出来了(本文改绘时截选的只是这幅图的一部分,主要是与湖南水系有关的中国东南地区的内河航道,不包括黄河流域、福建、台湾,还有东北等地区的航道)。过去我曾经想了解一些关于中国河流的通航问题。比如:我想知道金沙江通航到哪里?雅砻江通航吗?现在看看这张图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这张图很值得信赖,它是全国交通部门经过实际调查后画出来的。这张图与过去我看到的一些水系图不同:一般的水系图,都会密密麻麻地画上每一条河,而不管这些河的水量,也没有时间要素,只是画出一个个流域所具有的全部河流,而不管这些河有的是季节河,水量会随着季节变化,有时甚至是干涸的,但是这张图不是,这张图是中国内河航道图,它画的只是能够通航的河流,而且河流的线条粗细和颜色深浅,表现的是航道的等级……

【湖南:另一个江南】沈从文说:我的生活同一条辰河无从离开,值得回忆的哀乐人事常是湿的。在研究地理问题时,我喜欢把地理与文学结合起来,比如在研究西藏时,除了地理学的文献外,我要找来关于西藏的一些文学,如仓央嘉措的诗。研读完地理学的文献,再看文学,然后再走进那些地方,去现场观察和体验,那时你获得的感觉会很奇妙。

【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周年 别样的鲁迅】他是文学家、思想家,也是金石学家、国学家、美术家、翻译家……鲁迅以其博学与通达,试图重构中国传统文化体系,寻找中国新文化的方向,时至今日,仍具启示意义。

【红色七城故事】19世纪,鸭片战争,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把畸形的晚清社会轰得摇摇欲坠。维新派、义和团、洋务派轮番登场,却如螳臂当车、抱薪救火。短短半个多世纪,国已不国,大厦倾場。20世纪初,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其业竟亦难长久,再后军阀割据,二次革命,袁世凯复辟,张勋复辟 当权者或利欲薰心、目光短浅,或迷茫无措、力不从心。放眼中国大地,更可见哀鸿遍野,民不聊生。鲁迅与《新青年》编辑金心异相谈时,曾苦叹时局道:”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烽火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掩士重来,阿富汗陷入術突危機

【玻璃蛙】只有迥紋針大小,全身透明又充滿驚奇

【“哏”都天津】“哏”,大概是最能形容天津性格的关键词。所谓哏,即相声说学逗唱之精髓所在。中国三大相声地: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和南京夫子庙,虽北京是相声的源头,但天津才是它发光发热的重要沃土—所有经得起观众“考验”的相声艺术家,都去天津“逛”过一圈。天津人侯宝林、马季、郭德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当我们来到天津才发现:原来每个天津人背地里都是曲艺大师!“嘛呢!”“嘎嘛去?”天津人的幽默,最直观体现在方言上,您还雨说,这真得从地理位置和历史传承上找原因。

【北京智化寺 京音乐】它是北京代表性传统音乐之一,由曾经的智化寺艺僧代代相传,延续至今。

【热浪来袭】全球有1/3的人將活在如同沙漠的夏日高溫中。社會付出多少死亡成本?我們需要哪些適應方案?

【上海的N面】你眼中的上海是什么样的?是张爱玲《半生缘》中的繁华苍凉、逼仄阴郁?还是王安忆《长恨歌》中的精致优雅、烟火气十足?亦或日本作家村松梢风《魔都》里的迷离梦幻、瞬息万变,是挑战与机遇、冒险与失败并存的“不可思议的城市”?不同人眼中的上海不尽相同,也许这才是对她最真实的解读:有着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城市精神;“魔力”+足、充满了无限可能;有的是精致、极具腔调的海派生活。

【变与不变 大栅栏】大栅栏自元代一路走来,随光阴流逝发生了诸多变化,但其兼容井蓄的街区精神始终如故。

【古罗马格斗士】他们战斗不是为了杀死对方,而是为了呈现一场精采的表演。

【金城兰州】“兰州,总是在清晨出走;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兰州,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低苦艾乐队一首民谣《兰州兰州》红遍大江南北,以至大人小孩儿听到前奏都能哼唱几句。这首民谣大火的背后,藏着无数个体矛盾的情感经验,而歌词里的那句“兰州”,以具象的事物指代了兰州人的乡愁。那么,兰州究竟是怎样的呢?兰州是地处青藏高原向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城市,城区中心平均海拔约1500米;更是莽莽黄河唯一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黄河亿万年奔袭,自西向东奔流过兰州的大地,冲刷出了如同串珠的河谷盆地,并将城市分为南北两个部分,以她独特的风格,塑造着兰州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滋养了一方水土,更留下无数传奇。

【羊城广州】羊城的故事从一个美丽传说开始。2000多年前,五位仙人乘驾五色羊,降临楚庭(广州旧名),将“一茎六穗”赠予村民,许下“愿此阔阔,永无饥荒”之愿后腾空而去,五匹羊则化作石像,留在楚庭永葆丰收,“羊城”之名由此得来。吉祥的寓意同时也是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开拓精神的象征。现实中的广州确实承载祝福繁盛干年,延续至今。从秦朝赵他建立南越国起,广州就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背靠白云山脉,坐拥众多岛屿,珠江东流入海,形成了“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的城市格局。三国东吴孙权设立广州,以番禺为治所,“广州”之名第一次登入史册。唐宋时期,广州因发达的水运顺势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中国第一大港、世界著名的东方港市。日益频繁的国际商业往来,让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官方外贸专业团体——广州十三行应运而生,这也是如今每年在广州举办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的维形。

【鲸族的秘密】文化差异非人独有,鲸鱼和海豚也有自己的方言、饮食和生活习惯。

【为干净空气而战】空气污染每年使700万人提早丧命,但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马达加断加 太阳能妈妈】四名普通母亲引领的乡村革新

【春城昆明】在关于云南的表述中,我们最常看到的是“风花雪月”“七彩云南”。但实际上,拥有中国大地上最复杂自然地理条件的云南,山岭纵横、水系交织,大开大合,无论是气候还是风物,其他地方都没有比之更丰富的了。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组成了这块39.4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从最高6500米到最低76米的垂直海拔高差,寒带、温带、亚热带和热带气候共存,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条生命之河数万年来奔袭于高山峡谷之间,又归于一泓泓高原湖泊的静谧。种种自然地理条件互相作用,令云南拥有别处无可比拟的植物资源。再加上26个少数民族的世代聚居,传承了几千年的地方性文化不断发展、融合,不仅体现在云南地区丰富的建筑景观上,更直观地出现在云南人的餐桌上。

【冰城哈尔滨】萧红在《呼兰河传》的开头这么描述哈尔滨的冬天: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哈尔滨是黑龙江的省会,地处东北平原,纬度高气温低。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是这个城市的显性标志,“冰雪”始终都是这片土地冬天的主旋律。每年自11月进入冬季,到次年4月才回暖。长达5个月、100多天的寒冬,在1月气温达到最低,平均零下15度到零下30度。那么,零下30度的哈尔滨是什么样子呢?天凝地闭、雪虐风饕,万物穿上了冰雪的外衣,极致美丽也极致残酷。近郊的平山鹿苑和各个湿地、公园里,动物们都睡着了,松花江的冰面结起了3-5米的冰层,人走在户外感觉鼻毛被冻住,呼吸都是痛的。

【武汉“戏码头”重启】汉水新声传几度,沥沥清园,直到人心处。

【火星】為什麼地球人如此迷態紅色星球?火星在公元前3000年被觀星者形容為「漫遊之星」,此後便一直吸引著地球人。我們如此喜愛這顆紅色行星,已耗費數百億美元發射航太装置到火星及其周遭。近期還有三部探測器抵達火星。

【中国辣城】有辣的地方就有江湖。吃不吃得了辣?微辣,中辣,还是特辣?食客间的问候语,可以简单到“非黑即白”,也能讲究到脸不厌细。占据中华饮食调味半壁江山的辣椒,浅尝辄止令君朝思暮想,蘭取七分让人食指大动,若是有勇气一口饱腹,则是志在巅峰勇者上了。盘点辣味经典菜品,势必会惹一场无声硝烟。谁最辣?重庆火锅热气升腾,滚滚红汤震慑住寒冬。剁椒鱼头呢?满盘红椒覆盖胖头鱼,拿筷尖层层拔开,鲜嫩滋味呼之欲出。辣子鸡同样以铺满干椒、花椒为上品,一片红中透出零星葱绿,色香味俱全。更有名字不带辣的菜,水煮牛肉、口水鸡、毛血旺、酸菜鱼,你若是外来客,还未下肚,只碰及唇齿,绝对会一声惊呼。

【西印度石窟】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这个世界石窟建筑的发源地,真切体验石雕艺术的绮丽梦境

【充满病毒的世界】COVID-19奪走了數百萬人的性命但如果沒有病毒,生命根本不可能存在

【2020,病毒肆虐的一年】我們歷經哪些考驗?編輯精選2020年攝影圖輯捕捉了動温時期中的人性

【多面贡嘎 从地面到直升机360°看贡嘎】“蜀山之王”贡嘎山,以海拔7556米的高度屹立在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之间的过渡地带上,尖峭奇锐的金字塔形角峰,穿云破雾,卓立于山脉之巅,成为让人有着无限憧憬的著名山峰。但你是否知道,在不同的方向与视角下,贡嘎山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孔和美学震撼?摄影师王建军多年来不仅从地面上不同位置拍摄贡嘎山,在今年还乘直升机实现了从空中环绕贡嘎山360°拍摄,用他的镜头为我们呈现出了贡嘎山的“多面”精彩。贡嘎山从不同方向上看,有着怎样的不同?这些不同景观是怎样形成的?请看地质学家范晓做出的深入解读。

【拯救五大湖】这个不可替代的脆弱生态系统,拥有我们星球生存所需的2270万亿升淡水。

【牧民摄影师】切换身份,用镜头守护荒野

【古城阆中】阆苑文化最动人之处,在于天、地、人之间神秘而敞开的交流,以及这种交流所形成的生活气场和文化氛围。

【湾区 最富活力的经济地带城市群落的高阶形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是以聚落为中心的,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人类的聚落中心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转变,产业集群的发展和现代交通工具的出现,让城市群成为了城市化的趋势。当前,世界发展条件最好、竞争力最强的城市群大都集中在湾区,湾区已经成为最富活力的经济地带,是城市群发展的高阶形态。湾指的是三面环陆,一面向水的区域,湾区指的是由若干相连的海湾、港湾、近岸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大航海时代开启了全球化进程,沿海便意味着可以更方便地联通世界,更便捷地分享全球化经济成果。由于湾区岸线曲折,所以容易出现更多的港口和城市,从而汇集科技、金融、制造、贸易、交通、信息等各种资源,形成人口的集聚区、产业的高峰地和经济的增长极。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湾区及其直接腹地集中了全世界约60%的经济总量,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

【深圳!深圳!】深圳有个别称,是为“鹏城”。名字的由来,既因为深圳50多公里外的南澳镇上,有处古韵十足的老城,名叫“大鹏”;更因近四十年来,深圳的发展速度如同大鹏扶摇直上,令人惊叹。囿于山海之间的深圳,在海岸山脉、高大山地和丘陵起伏间,生成了一块块冲积平原和低矮台地,农事耕耘千年不息。又因地处珠江口,面朝伶仃洋,16.2公里的绵长海岸线,为它提供了丰富的渔业资源和数个天然良港。从汉唐到明清,深圳素来扮演着海防重镇及海上丝绸之路重要门户的双重角色。而被称为深圳“历史之根”的南头古城,是深圳城市萌芽所在地。公元331年晋王朝以东官之名在深圳建置,所辖六郡之一的宝安县,县治就设在南头。从那一刻算起直到今天,这座靠山临海的城市在历史的浮沉中几经变改,业已看过了1689年的历史烟云。

【南京还是金陵】作为地处长江中下游,距离中原和华北最近的江南中心城市,江苏的首府南京,其四季恰如正方体的四个立面,完美过渡又互不打扰,分明得很。十月,为生计奔波的人们,一如往昔涌现在南京街头,未觉头顶已红,那是秦淮河畔的栾树花开,象征着秋天的开始。入秋,风起,一场秋雨一场寒。唤醒人们知觉的,是丝丝入扣的寒意和扑入鼻息的桂花香。

【双面苏州】在最近风靡全国、炙手可热的古风手游《江南百景图》中,出现了许多颇具“江南”特色的标志性景观和风物,譬如苏州的七里山塘和留园、昆曲《牡丹亭》、杭州的茶、南京的云锦以及苏州的丝绸。这款游戏的开发者试图告诉世界,中国不只有中原地区大气磅礴、金碧辉煌的皇城宫殿,也有江南一地极致婉约、粉墙黛瓦的小桥流水。正如不能单一地认识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也有多个面向。自2500余年前吴王阖闾命伍子胥建城起,苏州便引水进城,奠定了“水城”的基调。自此,这个丰饶富足的鱼米之乡便在中国城市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春秋未年作为吴国都城所在;西汉武帝时,是江南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司马迁称之为“江东一都会”;唐代是江南唯一的雄州;

【青岛百年变迁记】在千年古城、名城遍地的中国,一座仅有一百来岁的城市,几乎可以算是“小年轻”了。地处黄海之滨的青岛,如今是山东半岛城市群和青岛都市圈中心城市,其经济总量在偌大的中国北方版图,仅次于北京和天津两个直辖市,是经济实力不容小觑的年轻城市。顺着时间的藤蔓回溯过往,不难发现青岛崛起于清末民初那一片乱世。1891年,清光绪帝为加强海防,派总兵章高元率两营军队移防胶州湾。章高元遂在天后宫殿西侧建起了总兵衙门,这是青岛城市建置之始。如今仍有许多人称总兵衙门是青岛的根。

【南宁:被低估的广西首府】南宁是什么?它是中国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桥头堡”,中国一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北部湾经济区核心城市以及西南出海通道的重要交通枢纽;它也是有名的“中国绿城”,在江水滋润下拥有一骑绝尘的丰盛植被,曾获“联合国人居奖”“中国最佳休闲城市”等称号;最重要的,它还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是最新国家规划中的特大城市、区域性国际城市。

【厦门:中国东南海上花园】在网络检索栏输入“厦门”,百分之九十的条目都与“旅游”相关。作为国家经济特区和世界闻名的旅游城市,厦门的美所产生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厦门是每个向往远方,向往大世界人的理想目的地。

【成渝双城记 一片土地,两种性格】成都,四川省的省会。因地处四川盆地之西,坐拥无垠沃野衣食不愁,自古便尚美重文,留下不少古老名迹。成都人爱美,甚至影响了到此旅居的大“李杜”-“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他们用诗词描绘成都,从不吝惜溢美之词,用“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等佳句绝唱,为成都由来已久的美打上注脚,并将这份美的追求,融入了成都人的日常生活之中。重庆,中国西部唯一的中央直辖市。与成都遥遥相望,将聚居之处安在了山岭纵横、河流深切的川东地区。长江水自唐古拉山奔袭而来,用水的力量连接东西,孕育子民。就此延展开来,便可发现诗人写重庆城,写巴地,点睛之处常常落在此处的大山大河,多的是一份直胸的意和“与天斗的豪情。譬如同样是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元積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极写江水之沼滔,山岭之重重。如此,生活在重庆城的先民沿山筑城、沿水而居,大开大合、不拘小节的火热性格亦如同文化的印章,盖在了重庆人身上。

【用新知和想象重构恐龙宇宙】从彩羽到水怪,史前标志生物的新发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