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2年08月,封面:巨石阵

【土楼“潮汕派” “省尾国角”的一块遗落拼图】说起土楼,人们往往想到的标签便是福建、客家。然而,少为人知的是,在被称为“省尾国角”的广东潮汕地区,竟也存在着大量的土楼。它们十分低调,少有宣传,同时又异彩纷呈,呈现出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有趣混搭。深入探寻这片古老民居的“遗落之境”,也从一个新的角度推开了潮汕山海间的文化和历史之门。

《城市地理》2022年第06期,封面:漳州的山海经

《城市地理》2022年第05期,封面:真正的海南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2年07月,封面:潜入珊瑚王国

【瀚海雾凇 西北干旱区绽放的“玉树琼花”】在湿润和半湿润区,由于水汽充足,一旦遇到冬季降温和适度风速等气象条件,便很容易形成雾凇。其实,雾凇并不只出现在湿润和半湿润区,在我国西北极端干旱的沙漠戈壁中也会出现雾凇,它们仿似“琼枝玉叶”将冬季的沙漠戈壁装扮出了别样的美。沙漠戈壁中的雾凇形成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在哪些沙漠和戈壁中可以欣赏到雾凇?它们对当地生态系统的维持又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城市地理》2022年第04期,封面:洛阳 身边的古都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2年06月,封面:抚触的力量

【101省道 “新妆上阵” 连起天山600 里绚丽裙摆】说起天山公路,纵穿天山的独库公路(独山子—库车)因沿途壮丽多变的地貌景观而早早成名。其实,在天山北麓还有一条同样令人拍案叫绝的天山公路:新疆 101省道——它藏身于绮丽的山峰、峡谷和如碧的高山牧场间,曾是一条崎岖难行的简易国防公路。目前,经过 4年改造升级,全新的 101公路已于去年年底全线通车。新妆上阵的它,为世人奉献出一段新鲜奇绝的300公里天山景观大道。

《城市地理》2022年第03期,封面:最忆是杭州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2年05月,封面:拯救濒危森林

【河西走廊的 “西部传奇” 荒野“读城” 2000年】在河西走廊的西部,在漫长的岁月中,因为战乱起落、河流摆动、古今绿洲变迁等原因,留下了大小约百余个古城遗址,时代由汉到清,历时约2000年。广袤而干燥的荒原戈壁如同一座巨大的博物馆,将它们一一收藏。十年间,本文作者和摄影师在荒野中追寻它们,一份份时光“档案”、一张张古城图像渐渐集结,并汇聚为一部视角独特、穿越古今的“读城记”。

《炎黄地理》2022年第03期,封面:传承历史文化为城市带来新力

《炎黄地理》2022年第02期,封面:前凉河西著姓家园观之转变

《炎黄地理》2022年第01期,封面:“太极图”与“万字符”之异同

《城市地理》2022年第02期,封面:城市名片:规划展览馆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2年04月,封面:攀登空中岛屿 解开演化之谜

【发现吉拉沟 非“沟”非“谷” 有“彩”有“沙”】位于新疆准噶尔盆地北部的吉拉沟,长200多公里,最深超200米,最宽近20公里,因藏在荒漠深处,人迹罕至,外界对它所知甚少。本文作者为《阿勒泰日报》记者、阿勒泰地区摄影家协会主席,他经多次实地走访,在深入研究后,逐渐有了新发现:从地貌上看,吉拉沟既不是“沟”,也不是“谷”,更不是“大峡谷”,而是一个被彩丘与沙丘夹峙的“槽形洼地”。这里的景观,不仅鲜为人知,也颇为独特……

【这里盛产地理学家】徐霞客与丁文江隔江相望。2020年10月我们做中国海岸专辑时,我和团队几个人去了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去找王颖院士和朱大奎教授,王颖院士关于“中国有着世界上面积最大、最多样的边缘海”的说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颖和朱大奎是夫妻,从鸭绿江口到北仑河口,他们走遍了中国海岸,并参与建设了众多的港口。告别时,朱大奎教授送了我厚厚一本精装的《工程海岸学》,作者是他和王颖。

【北国春城】中国有两个“春城”。一个是昆明,另一个就是长春。最初听闻这个说法时,感到十分困惑:地处东北的长春,应是冬日里大雪飘飞、一派莹白的城市,为什么会和温暖南方的昆明一样,被冠以春的姓氏?带着这个疑问,我们探究起“长春”之名的来历。据《辽史》和《满洲地名考》载,长春区域在辽、金时期,遍野是柔枝纷披、黄花烂漫的蔷薇(又作“长春花”),故借此作地名。就地理区位而言,北温带的长春,居松嫩平原、松辽平原腹心,伊通河贯穿而过,在城市聚落形成前,应是沃野干里的优良牧场,亦不无可能被喜光耐寒的蔷薇科植物选作最佳“栖居地”。

【小城年味】走过忙碌的一年,驻足于岁末。许多家庭开始囤办年货,灯笼高悬,腊味芬芳,城市飘满年味。中国人心中最重要的节日即将到来。一句“过年了”,足以让远行的人们背起行囊,收拾好种种心绪,跋山涉水回家与亲人团聚。而在中国西部的小城,无数人的故乡,年味来得尤其浓郁。

【星城长沙】天文星象是长沙名字由来的说法之一。另一说法,与地理环境关系甚密。湖南省三面环山,中部为湘中丘陵盆地,仅在北部有一个衔接着洞庭湖平原的开口。长沙就坐落在湖南东北部,处于丘陵盆地向平原过渡的区域。这里降水充沛,聚流成溪,汇作湘江,再一路奔流向北,进入洞庭。河流下游流速较缓,泥沙沉积,形成夹岸长长的沙滩,远远望去“湘川清照五六丈”“白沙如霜雪”,此地故名“长沙”。山地交通闭塞,洞庭湖又旷阔、浪急,难以行舟,使得古时长沙处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自成一派,孕育出独特的文脉和性格——这座城市“霸得蛮”!

【功夫之城】“功夫”一词代替“武术”,细究起来,也就是这300年来的事。300年前,“文”与“武”是相对的。“文”强调的治国,而“武”则更强调是通过军事来安邦,所谓“材兼文武术,慷慨谈孙武”(陈基《夷白斋稿》)。“武术”词义缩小,专指格斗的技艺,大致应该在元代。元代没有科举,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彻底被摒弃在官方之外,即便你拥有“文武术”,又有何用?文,也不过是唱唱小曲;武呢,自然是强身健骨,调养生息而已。武为身手之技艺,练就一套拳法或剑法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是谓“功夫”一词的本意,“功夫”,自然而然就成了武术的别称。

【拯救冬天】阿尔卑斯山的冬季不再大雪纷飞,滑雪胜地如何对抗全球暖化?

【为什么江苏“富可敌国”?】用地方差异的思想看江苏,江苏是中国水网最密集、水域面积占比最大的省。我面前放着一本江苏地图册:这不是那种简略版的分省地图册,而是8开本的厚厚的几公斤重的一种专题地图册。专题地图册比市面上常见的分省地图册内容丰富多了,也深入多了,它不仅仅绘制出了省内各个层级地区之间的位置关系、距离远近,它开始把省级行政区作为一个完整的地区来研究,用地图来表达这个地方在自然和人文等各方面的特征,也就是用地图来表现这个省的独特之处。其实这种地图暗含着过去地理学中的一种思想方法,或者说是地理学家看世界的一种视角——寻找地方之间的差异。曾经有地理学家断言:地理就是研究地方(也可称之为区域)差异的。也有的地理学家不同意这样的看法,他们认为地理学家是研究人与自然关系(人地关系)的。

【圣母院 浴火重生】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大教堂在2019年大火后如何重获新生?

【卡达山谷 珠穆朗玛脚下的秘境】作为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尤其是户外爱好者和摄影师的目光,他们尝试着360°穷尽珠峰的景观,从绒布冰川看珠峰北坡,从嘎玛沟看珠峰东坡,从坤布冰河看珠峰西坡……在关注珠峰的各方视角中,有一个角度居然沉寂了整整一百年,人迹罕至,更难寻文字和图片记载,它就是卡达山谷以及与它正对着的珠峰东北坡。从1921年,马洛里所在的珠峰考察队探索卡达山谷,到2021年,本文作者牵头重访卡达山谷,他们给我们展示出了这片秘境百年中的巨大变化。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2021年)》高清PDF合集

【高黎贡山 物种“大发现” 古老原始而潜力无限的物种宝库】位于横断山脉最西缘的高黎贡山,如同一部厚重的大书,记录了太多物种发现的故事。南北走向绵延600余公里的庞大山体,保存着广袤的原始森林,是众多古树名木、奇花异草和珍禽异兽栖居的家园。人类对于高黎贡山的物种发现故事已经持续了一个半世纪,但当我们用全新的视角和方式考察百年古树,用新颖的工具和技术研究其中的生命,这座宝库依然会给我们带来惊喜,这也意味着这里依然蕴藏着众多的未知等待我们去探索和发现。

【219国道 世界上壮观的峡谷 在此相聚】峡谷是河流与大地之间的一场博弈。沿着219国道一路向南,路上经过的大大小小的峡谷不计其数,其中尤以青藏高原南部的峡谷群最为典型。这里汇聚了世界上最为壮丽的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帕隆藏布、怒江,它们切开一座座大山,化身为险峻的峡谷,沿途你一定会感受到这些峡谷带给你的震撼。

【塞伦盖蒂生存战】栖地縮小、气候变迁,想在脆弱的生态系存活,最重要的是找到下一餐!

【阿富汗 “十字路口”之国】阿富汗,地处西亚、中亚和南亚的交会之处,被誉为“东西方文明的十字路口”,也是名副其实的“兵家必争之地”。虽然它是我国的陆上邻国之一,但大多数国人对它的了解可能只不过是一星半点。对于外界,长期以来,它给人的印象都是神秘而充满隔阂的。不仅是因为高山斜贯、沟谷崎岖、沙漠阻隔的地貌,也因为这里长期都笼罩在战乱的阴影下,外人很难深入其中。最近一段时间里,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重新占领阿富汗全境。阿富汗局势的动荡震惊世界,引起了人们对其极大的关注。本刊特别策划了一组报道,邀请两位和阿富汗颇有渊源的作者,从自然和人文、历史和现代等多个维度来解读他们眼中的阿富汗。

【藻礁 何去何从?】保育、政治、能源與經濟,桃園藥礁為何陷入泥淖?

【珠峰生物王国】珠穆朗玛峰,举世闻名的世界之巅,也是一片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的生命乐土。自2018年以来,几位自然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珠峰和这里的野生动植物,他们在珠峰西侧、北侧和东侧跋山涉水,捕捉了很多精彩的生命瞬间,同时也为珠峰增添了一些新的物种记录。本期,他们带来了在西侧的拍摄故事;后续,他们还将分享在北侧和东侧的拍摄经历,为我们呈现他们镜头里别样的世界之巅。

【贡嘎新形象 中国经典的“戴帽山”】近年来,中国摄影圈出现了一种独特的“贡嘎现象”,一群摄影师以拍摄贡嘎山为乐事。他们经多年拍摄,捕捉到了贡嘎山顶一种奇特的气象景观——帽状云,从而为贡嘎山加冕“蜀山之王”,找到了一种标志性的“道具”——有人称之为“国王的礼帽”。截至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座极高山像贡嘎山那样,涌现出如此多的帽状云图片。贡嘎山的新形象——中国经典的“戴帽山”,正呼之欲出……

【三星堆最新考古(上)等待解读的青铜时代密码】1986年三星堆遗址的发现震惊了世界,时隔30余年后,三星堆的考古新发现再次震撼世人。从2019年11月到2020年8月,三星堆遗址有6座祭祀坑陆续被发现,出土了大量象牙、青铜器和金器等重要文物,同时还有许多以前并未见过的文物出土,比如圆口方尊与尚未命名的铜人像等。这些器物又会带来哪些新发现呢?本刊特约作者和摄影师,持续跟踪三星堆最新考古发掘的进展,为您带来系列报道。本文为系列报道的上篇,主要关注三星堆3号和4号祭祀坑中发现的青铜器,其他祭祀坑的考古发现将在后续的报道中呈现。

【与象为邻】远行返家的象群,或许能够为亚洲象及其栖息地保护建设带来更多机遇与可能。

【抛弃石油启动电力】電動車、零排碳飛機,交通運输的綠色革命已經開始。

【云上贵阳】遥想亿万年前,光阴飞转,中国西南曾有沧海轰然退去,随后群峰拔地而起,深整川流激荡,再云贵高原草木竞秀,密林幽郁。于是,“江从白鹭飞边转,云在青山缺处生”,人们于地势较缓处聚居,使贵阳城沿山势攀援,危然耸峙,飘飘乎如坐落云上。或也是因这高山长河阻隔,汉时拥辖贵阳地界的夜郎王,才敢倨傲以问汉朝使者“汉孰与我大”。作为百越、百濮、苗瑶与氏羌先民融合分化之地,这里历史痕迹零星琐碎、大量留白,直至1282年,元朝在此地建顺元城,筑土墙;明初明军平定云南,需借道贵州,才修建驿路,沿途屯军,大量移民,使居于贵州之中的贵阳成为驿路枢纽,有了城市雏形。明弘治年间,《贵州图经新志》记载此城”郡在贵山之阳故名”,”贵阳”一名始见于史料。再后,从文者如心学大儒王阳明、从商者如清末企业家华之鸿、从戎者如黔系军阀周西成……你方唱罢我登场,写下贵阳城的发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