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郭广昌的哲学 复星穿越周期之道】29年来,复星如何成功穿越周期,一往无前?概括起来只有简单的八个字:未雨绸缪,行稳致远。我们若逆向回归决策场景,对复星的战略演进进行演绎与解析,实则不难发现,一整套充满哲学理性的底层思维,其实就隐藏在这八个字的背后。

【云学堂宣布获腾讯E1轮战略投资】从战略、组织和人才角度看,云学堂做对了什么?2021年1月26日,国内领先的数字化企业大学解决方案服务商云学堂宣布,获得腾讯E1轮战略投资。此前云学堂已经获得大征资本、云锋基金、SIG、喜马拉雅、朗玛峰等一线基金的多轮融资。截至此轮,云学堂累计融资金额已超3亿美元,是企业培训行业融资轮次最多、融资规模最大的企业。云学堂CEO祖腾表示,由于云学堂业务横跨企业SaaS服务和在线教育两大热点赛道,云学堂E轮融资虽然低调,但还是获得了其它一线基金的广泛关注。目前,云学堂后续融资也已经展开,预计很快又会完成新的E2轮融资。

【申洲国际:代工龙头的缄默战役】代工是一种知识获取机制。一家传统到不能再传统的代工企业,是如何打赢时间之战的?这场几近沉默的战役就像“围棋理论”中所描述的一—真正的围棋高手是你围你的地盘,我围我的地盘,我们可能没有任何厮杀,但高下已见。

【圈层与破圈——这届年轻人的欲望在他处】年轻人的参与热情、平台的主动迎合,再加上资本的敏锐嗅觉,圈层的经济价值日益凸显出来,“破圈现象也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在年轻人的圈层之中。

【小米十年:价值网络下的风雨江湖路】小米发展的十年,是对于价值网络不断构建与修复的十年。对以性价比为利基市场的小米而言,在性价比所带来的高声望的背后,意味着本就要承受比同业更低的净利率,突破5%的净利率更是难上加难。

《中欧商业评论》2020年第10期,本期封面主题:未来已来:你的组织准备好了吗?我国经济的发展,先后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制度红利、互联网普及的科技红利等阶段。在红利期,企业战略对企业的成功起到更为明显的作用,找准赛道的企业,依靠庞大的市场空间、风险投资的强力支持,就可以获得高速发展。“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正是这一时期的真实写照。

《中欧商业评论》2020年第09期,本期封面主题:中国私董会十年——喧嚣、回归,再出发

【“进击者”立讯精密——中国制造业核心资产养成记】在辉煌的背面,立讯精密的进取心、核心能力与前瞻性布局是否足以支撑其完成从中大型企业到巨无霸的跃迁?

【以慢制快的艺术:隐形冠军们的“抗危力”】在国际市场形势变幻不定的大背景下,“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增量市场和存量市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竞争态势;随着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优势的丧失,过去沿用的发展模式已很难维系;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消费者对产品品质与创新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曾经粗放式的管理模式也需要向精细化的运营模式转变…..面对越来越频发的危机,中国企业急需找到自己的“护城河”和“增长地图”。在危机中逆势增长的百年隐形冠军们再一次成为极具研究价值的案例。

【SaaS春天来了?】与热闹的消费互联网创业相比,企业服务创业似乎“低调”得多。细细数来,以SaaS为主体的企业服务产业在中国的发展,有了十年左右的光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与数字化转型的需求,近几年来,SaaS愈发频繁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但受“周期长、发展慢”的行业属性所限,SaaS的发展也相对缓慢。

【3M的多元化创新淬炼术】比起穷途未路者试图逆转困境的救命稻草,多元化创新更适合基本面稳健的有为者,以此再上一层楼。

【老干妈出圈记——国货晋升潮牌背后的逻辑】过去的一年,是老干妈的水逆之年。作为佐餐调味品行业的龙头者大与粉丝心中的“国民女神”,在舆论聚光灯下的老干妈却在2019年陷入内忧外患。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佐餐调味品市场的规模已达400亿元,其中辣椒酱市场规模为320亿元,增速在7%以上。预计到2020年底,辣椒酱的行业规模会超过400亿元。但是总体而言,中国的佐餐调味品市场供大于求、产能过剩的现象依旧持续。同时,随着消费升级与互联网平台日益强大的渠道能力,些新兴品牌也纷纷借助明星效应或渠道创新,展现出日益强大的生命力。

【“疫”后新生】一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全国肺炎疫情,将中国的硬核抗疫推到了全世界的风口浪尖。近两个月以来,我们以举国之力自上而下的严防死守,不惜一切代价阻击病毒扩散的大国姿态,再次刷新了全球各界对中国制度效率的认知好感。相比国内抗疫形势的逐步好转,境外的疫情失控成了又一个被触发的多米诺骨牌。硅谷十万名技术人员回家隔离办公、全球主要金融市场一片惨绿,石油价格甚至比矿泉水还便宜.与其说一场由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即将袭来,不如说是人们面对正在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手足无措的恐慌心理正在压垮现实。而具体在市场端,医药和生活物资的短期匮乏,产销供应链机制的脆弱延容,乃至全球化各经济体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链式反应,一步步将市场看空的情绪信号无限放大。

【愿景谜题 从2019年那些走出时间的明星公司说起】“有汇源才叫过年”,在刚刚迈过的2019年末,对于著名企业家朱新礼和他的“国民饮料”汇源果汁来说,这个年并不好过。公司负债4亿元人民币,已停牌两年。公司不仅面临退市和高管集体辞职,朱新礼也陆续收到了多个限制消费伞。

【IPO之后:寻找独角兽公司的第二曲线】根据熊彼特和克里斯滕森的破坏性创新理论,那些颠覆旧行业的创新,一定产生自新的企业。近年来流行的独角兽公司,就是这种创新实力的代表。成立时间在10年以内,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在今天的全球范围内,也仅有四百多家,甚至比财富500强还要稀少。独角兽公司在2018年迎来一批IPO热潮,正当人们以为可以通过购买独角兽公司的股票,分享它们高速成长的红利之时,却发现在一级市场呼风唤雨,取得天价估值的独角兽公司,在IPO之后,却频频“破发”。是一级市场估值过高,独角兽公司成色不足,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者急功近利,对独角兽公司提出过高的盈利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