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一个女人、一个家庭和一个国家的伤痛。

《1984》是一部杰出的政治寓言小说,也是一部幻想小说。作品刻画了人类在极权主义社会的生存状态,仿佛一个永不退色的警世标签,警醒世人提防这种预想中的黑暗成为现实。历经几十年,其生命力日益强大,被誉为20世纪影响最为深远的文学经典之一。

安德里亚斯·艾格尔度过了备受凌虐的童年,虽然被养父打成残疾,但还是成长为强壮而熟练的工人。他加入施工队,参与第一批高山索道的建设;与玛丽结婚过着安稳的日子,却被一次雪崩剥夺了拥有的一切;他经历 …

20世纪20年代,探险的黄金时代。当时,南北极都被征服,只剩第三极——珠穆朗玛峰。1924年,马洛里、欧文和布罗姆利勋爵在珠峰探险时失踪。在布罗姆利夫人的资助下,一位一战退伍老兵、一个法国登山向导和一个年轻浪漫的美国男孩,一行三人为了寻找失踪案的真相,再次对珠峰发起了挑战。

16世纪末,离家12年的青年黑终于回到他的故乡——伊斯坦布尔,迎接他回家的除了爱情,还有接踵而来的谋杀案。一位细密画家失踪了,奉命为苏丹绘制抄本的长者也惨遭杀害。遇害的画家究竟是死于画师间的夙仇、爱情的纠葛,还是与苏丹的秘密委托有关?苏丹要求在三天内查出结果,而线索,很可能……就藏在书中未完成的图画某处。

It’s 1988 and Dexter Mayhew and Emma Morley have only just met. But after only one day together, they cannot stop thinking about one another. Over twenty years, snapshots of that relationship are revealed on the same day —- July 15th —- of each year. Dex and Em face squabbles and fights, hopes and missed opportunities, laughter and tears. And as the true meaning of this one crucial day is revealed, they must come to grips with the nature of love and life itself.

一边亲吻上帝圣足,一边跟随魔鬼起舞。

这是七部荒诞而合理、梦幻又现实、滑稽中夹杂讽刺的戏剧杰作。在布尔加科夫的笔下,历来被骂作嗜血禽兽的“反动派”,和被歌颂为“伟大正确”的正面人物,都被还原为历史上有血有肉的人。他的作品,既写出了白卫军军官、怀旧贵族、温和知识分子,面对革命的巨大风潮,感到的迷茫和痛苦、眷恋和彷徨;也披露了表面冠冕堂皇的“模范裁缝作坊”,私底下却是赌徒和官员狂欢作乐、灯红酒绿,甚至谋财害命之所;既讽刺为了贴合“思想正确”,不惜张冠李戴、胡编乱改的荒唐剧本,最后竟获得官员的批准和表扬;也惋惜有着伟大心灵和才能的艺术家,其成就和灭亡却始终攥在权力的指掌。而剧作《巴统》更是引起了巨大争议…

在英国伦敦,他是天生的人民娱乐家,永远精力旺盛,天生自带光芒。他是约翰·威廉姆斯,他成长在一个“光明”的世界。约翰·威廉姆斯偶然发现另一个男孩——他的儿子,生活在一个 “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黑暗、孤独、充满折磨,男孩迷失在其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约翰·威廉姆斯决定与男孩开启两个人的探险旅程。

本书由两部小说组成,包括《无欲的悲歌》和《大黄蜂》。

出生的那一刻我们仿佛为一生签署了契约,

Mary Robinette Kowal’s science fiction debut, The Calculating Stars, explores the premise behind her award-winning “Lady Astronaut of Mars.”

退休保险经纪人内森·格拉斯身患绝症,孤身一人,只想寻找一个清静的地方“结束这悲凉荒谬的一生”,有人建议了布鲁克林,那里正是他童年的故乡。内森邂逅了失散多年的外甥汤姆·伍德,与同样失落的汤姆一起结识了公园坡形形色色的小人物:浮夸神秘的旧书店老板,牙买加变装皇后,风情万种的饭馆女侍应……内森渐渐爱上了布鲁克林慷慨的活力,而汤姆的外甥女,古灵精怪的九岁女孩露西的突然闯入,彻底改变了两个男人的生活。在命运的交错纠缠中,内森也得以修复自己的灵魂,面对过去,重新开始。

随着报纸、书商的崛起和阅读大众的出现,文学日益分化为艺术和商品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这在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引发了关于艺术与通俗文化问题的争论。在本书中,作者不但系统梳理了历史上通俗文化论战中交替出现的重要观点,而且对其中一些里程碑式的重要命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提炼出了争论中具有重大意义的要素,并由此发展出了一种对艺术性和非艺术性文学的社会角色进行马克思主义解读的分析方法。本书对于深入理解和把握大众传播条件下出现的文学转型和通俗文化现象,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康妮嫁给贵族查泰莱为妻,但不久他便在战争中负伤,腰部以下终生瘫痪。在老家,二人的生活虽无忧无虑,却死气沉沉,直到庄园的猎场看守重新燃起康妮的爱情之火及其对生活的渴望。《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是英国小说最有争议的作品之一,长期遭禁,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英国宣布开禁后,小说一度洛阳纸贵,长期高踞畅销书排行榜并长销至今。《虹》:《虹》是劳伦斯篇幅最长的小说,诗意盎然,而又深具象征意义,有批评家认为《虹》和《恋爱中的女人》代表着劳伦斯文学创作的成就。该著刚出版就被控“有伤风化”而遭到禁毁;恰又时值一战,英国对德宣战,因为《虹》明确谴责战争,娶了德国的媳妇的劳伦斯被指责为间谍,而被限期离境,劳伦斯从此开始流浪异国。直到1920年,《虹》才以节选本的形式在英国发行,1949年首次全本发行。而由于其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容,史诗般的画面,以及对两性关系的先锋性探索,《虹》已经被公认作现代主义小说的经典作品。《恋爱中的女人》:《恋爱中的女人》以煤矿小镇贝多弗为背景,描述了布朗温家两姐妹不同的情感经历和恋爱体会。姐姐厄秀拉是一名教师,爱上了敏感细腻的学校监察员伯金;妹妹戈珍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艺术家,与矿主的儿子杰拉德陷入了一场疯狂而又悲剧的爱情。通过这四个人思想、情感和信仰的碰撞,劳伦斯展示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绝望,探求了一种新的情感纽带的可能性。

本书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曾备受折磨、被继母锁在衣橱里的女孩,长大之后开始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非凡母亲的经历。许多年过去了,她仍然记得继母把她关起来的那个衣橱,她用粗麻布拖把做成最漂 …

【我的书不是关于性的,而是关于自我拯救的。 ——亨利·米勒】

莱尼身高两米,力气大得吓人,但心智却像个孩子,经常闯祸。他唯一的朋友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乔治。乔治带着他到处打零工糊口。他们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有自己的一小块土地,一间小屋,还有一头牛,一只兔笼,再养些小鸡。然而,这样卑微的要求也不过是一场梦。

“孤独意味着自由和发现。沙漠孤岛比一座城市更激动人心。”

《坎特伯雷故事》是一部诗体故事集,大部分以韵诗形式写成。全书收有一篇总引和二十三篇故事,其中散文两篇,其余都是诗体。讲述了一群香客到坎特伯雷城去朝圣的路上,为解闷而各人所说的奇异故事。这群人 …

1.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至美典藏全集,叶渭渠名家译本,还原川端文学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2.包含《雪国》《古都》《千只鹤》《伊豆的舞女》《睡美人》 《山音》《花的圆舞曲》《阵雨中的车站》《藤花与草莓》《东京人》(全二册)共10本。

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是俄罗斯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被誉为俄国十九世纪四十至七十年代“社会思想的艺术编年史”。他写过数十篇中短篇小说。这些小说也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 …

《种玫瑰的男人》是冰岛女作家奥杜·阿娃·奥拉夫斯多蒂获得法国费米娜文学奖提名的小说。本书讲述了一个冰岛青年追寻生命的含义、幸福和玫瑰的故事。

★一部检视灵魂的悲悯之作,文学史上险被错过的遗珠! 《蝗灾之日》是韦斯特的最后一本小说,名为《蝗灾之日》(1939)。以好莱坞为题材,写了大众幻灭的愤怒,具有启示录式的象征意义,被许多评论家认为是 …

《法定幸福》包含了四篇中篇小说,展现了罗马尼亚特殊年代的知识分子、官员、工人阶级等形形色色不同人群的生活和心理状态,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希望与恐惧、挣扎与迷茫。四篇平凡人的故事,呈现一个时代的伤疤与记忆。

《荆棘鸟》是一部世界著名的家世小说。家庭秘密、禁爱、新大陆的繁重劳作交织在考琳·麦卡洛这部畅销传奇之中。小说以女主人公梅吉和神父拉尔夫的爱情纠葛为主线,描写了克利里一家三代的故事。克利里家族在20世纪早期来到了澳大利亚,在广袤的德罗海达牧场谋生。小说的时间跨越两次世界大战和经济大萧条,麦卡洛在这广阔的历史大背景下,让主人公轮流登场,上演从1915年至1969年间发生的故事。然而全书的核心还是菲和帕迪·克利里的独生女梅吉和英俊的教区神父拉尔夫之间不可能实现的爱情:拉尔夫一心向往教会的权力,却爱上了克利里家的美丽少女梅吉。为了他追求的“上帝”,他抛弃了世俗的爱情,然而内心又极度矛盾和痛苦。本书问世时引起轰动,在世界各国畅销不衰,并被多次搬上银幕和荧屏。如今,它对新老读者的影响力依然如缕不绝。

世间的一切都有标价,除了时间,一秒就是一秒,谁都无法讨价还价。

阿瑟·黑利系列套装包括了《大饭店》、《汽车城》、《晚间新闻》、《航空港》、《烈药》和《最后诊断》共六册。

伊夫林·沃是一位在汉语文学界被严重低估的作家,他的《故园风雨后》有着深沉的怀旧意味和深厚的历史感,以一种缓慢的叙述节奏描写了一个家族的分崩离析,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在阅读《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