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大气中的生命“密码”】近日,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两位天文学家采集到了地球的“指纹”,这将可用来鉴别能够支持生命的系外行星。伊芙琳·麦克唐纳(Evelyn Macdonald)和她的导师尼古拉斯·科文教授(Nicolas Cowan)利用科学卫星(SCISAT)十多年来观测地球大气的数据,构建了地球的“凌星光谱”——地球大气在红外波段的指纹。从这个光谱中,我们能得知一些关键分子的存在,包括同时存在的臭氧和甲烷。科学家们认为,只有当这两者在行星上具有有机来源时,它们才能同时存在,这类现象称为生命标志。

【听海问天】大约4年前,位于美国的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LIGO)首次观测到引力波一——对黑洞并合时激发的时空振荡。这一历史性的观测验证了爱因斯坦在其相对论中预言的引力波的存在。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可以听到、感受到看似平静的宇宙中泛起的这些涟漪。就在当下,LlGO和位于意大利的“室女”引力波探测仪(Virgo Interferometer,Virgo)联手,正在进行第三轮引力波观测;而该轮观测中发现的一个波源更是激发了大家的期待和想象:这有可能是一颗黑洞和中子星的并合事件所造成,而此前大家从来没有探测到这种“杂合”系统的并合事件。

【火箭与太空梦】今天,我们对火箭将卫星送入太空轨道、将宇航员送入国际空间站已经习以为常。但是,火箭其实是复杂得难以想象的机器,它们的建造和操作需要物理学和工程学上的大量工作。由火箭送入太空的卫星,为我们提供了天气预报、科学发现(如天文学、全球预警和臭氧层空洞等等)、远程通信和全球定位系统(GPS)等各种服务。它们对于我们在现代社会享受的各种福利功不可没。

【海子山上的宇宙线之眼】在四川省稻城县海拔四干多米的海子山上,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宇宙线观测站正在建设中。在如此艰苦的自然环境中,团队成员克服困难、苦中作乐,保证了项目的顺利实施,首批探测器已经投入到了科学观测中。就让我们走近这座海子山上的”宇宙线之眼”,听听探索宇宙线的科研工作者的声音。

关于宇宙膨胀的速度,天文学家测到了两个相互矛盾的数值。宇宙学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一不安来自对宇宙目前膨胀速度的测量,也就是哈勃常数。大型国际天文学家团队通常会使用两种方法来测定它。所有的团队都极度的审慎,仔细检查并核对了自己的结果,他们的测量看上去都确凿无疑。然而,用一种方法测到的数值就是无法与另一种方法测到的相符。

近期,LAMOST转聘责年研究员,上海天文台博士后李静、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刘超等人利用郭守敬望远镜(又名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Large Sky Area Multi-Object Fiber Spectroscopic Telescope,LAMOST)数据中的M巨星与“盖亚卫星第二次数据释放”(GAIADR2)的自行结合,第一次精确地描绘了银河系外晕中人马座星流的三维空间轨道分布。该成果已经发表在《天体物理学报》上。

在我们所处的宇宙中,物质分布的最惊人特征之仕“就是其纤维状的结构,由星系组成明亮而细长的丝线编织出了一张巨大的宇宙网。

北京时间2019年4月10日晚9点,黑洞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EHT)合作组织协调召开全球六地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人类首次利用一个口径如地球大小的虚拟射电望远镜,在近邻巨椭圆星系M87的中心成功捕获世界上首张黑洞图像(图1)。黑洞图像提供了黑洞存在的直接“视觉”证据,使得在强引力场下验证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细致研究黑洞附近的物质吸积与相对论性喷流成为可能。就黑洞为什么可以成像,什么样的黑洞才适合成像,什么样的望远镜才可以成像等问题,本文试图从亲历者的角度,对黑洞成像的前前后后做一解读。

2019年日食、月食、水星运动和凌日、行星相合、彗星、流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