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主编荐语:年终本期的头条,我们重磅推出两位大诗人的精品力作来压大轴,他们是诗人吉狄马加和傅天琳。 诗人翟永明曾谈及“大诗人”的标准和境界:也就是说,超越一切现存概念,超越大或小、长或短、新或旧这样的概念,但又能将这些概念全部融入自己的作品中。这里,她反复强调的是“超越”和”融入”。吉狄马加和傅天琳的诗文本以及创作的境界都具有这两个特质。

【35岁,我们风华正茂】吴歌缠绵,楚辞瑰丽,吴头楚尾的安徽,注定要以歌辞的花朵缓于历史沧桑虬曲的枝干。”若有人兮山之阿,被酶荔兮带女,”,山鬼依燃在楚地的迷蒙月色中含辟宜笑,吴歌依然在民间的探基中曲折回旋,描草情感和人性的脚微之光。它们的火焰,或竞华,或芬芳,它们的歌韵,或背影,或落英,总要以不绝的腹绵深邃,在每一个春天由地下醒来,赶赴一年一度的春凤。新的时代,新的歌吟,由歡人逻筋,由歡人高举火焰,效奇父之逐日,成普氏之盛火,不亦宜乎?

因为我是大海,我便是生命出发与归宿、创造与毁灭的结晶。/ 我洪波涌起,吞吐日月,从来都笑傲江湖、激浊扬清。我一任波澜壮阔、万水归宗。/ 我湛蓝而又幽深,无人能测知我的气度、深沉。/我不鄙视风花雪月,但喜欢电光干道、雷霆万钧。/ 我浪花绽放、白帜争流,笑做杨花与柳絮。因为我是大海,我执著于不息的运动、思想,决不折服于海面的禁铟。/ 我的海面明白如镜,只是蒙上神秘的蓝纱。我的海风时柔时刚,总在峭壁上契刻爱情的永恒。/我的海霞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