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封面故事:20个男人和一条江】这是一个关于大江的故事。故事并不复杂。20多年前,一帮爷们儿想要完成一件史无前例的探险。一开始,这个探险活动还夹杂着80年代末期的爱国情怀,可一旦交织在了商业利益之中,又变得诡谣而复杂。最后,这帮爷们儿为了尊严,不得不拼命一搏。这热血之中,却又保留了一丝理性。当然,这个故事也不简单。在最开始的开始,从故事中就能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封面故事:8264:网络驴的力量】“记住下面这个网址吧,以后它就可以替代所有的户外网站地址了。这句话出现在2003年的天涯论坛,发帖的楼主名为m55m,21岁,他留下的网址正是户外网站8264的前身。17年后,天涯论坛早已沦落天涯,那个想要替代所有户外网址的8264,的确几乎实现最初的宣言,但它没想到的是,辉煌时刻,也是被替代的开始。替代它的不是某个新崛起的户外网站,而是在掌心扎根的方寸屏幕,是永远刷不到底的新消息,是再也慢不下来的交流方式。

【封面故事:烈火重燃:凉山火场战事】去年春天,凉山大火31人牺牲,其中有27名森林消防员。一年后的今天,同样在凉山,同样是3月的尾声,又有19人被大火吞没。命运的巧合难以捉摸。去年从大火中生还的人,今年又一次来到凉山火场。两场大火之间,他们经历了什么?当山火染红森林与记忆,除了浓烟与高温,这些森林消防员需要对抗的,远比想象中更艰难。

【封面故事:寻找边界 藏东南秘境与困境】这里是中国徒步线路资源最富集的地方。六大山脉,+余条路线,雪山、海子、冰川、花海,丰富多样的景观吸引着众多徒步爱好者。这里是中国生态价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荒野地之一。集中连片的原始森林,无人踏足的高山峡谷,你拍下的每张照片,都可能是这里第一次被人类记录。这里是藏东南,每一个徒步爱好者的终极目标之一。然而,藏东南并非徒步者理想中的胜地。他们逃离城市、步入荒野,却陷入另外一种纷扰。

【消逝的穿山甲 绝境、药材与走私贸易】玻璃窗透出明晃晃的光,窗外人流往来,嘈杂一片。室内满是木屑,立起的木桩一旁,种着几株植物,细长的绿叶下,是一大一小两团穿山甲。它们浑身长满甲片,龙鳞一般,看起来坚硬锋利,让人难以靠近。蜷缩不动,是穿山甲唯一的防御姿势。体型小,没有牙齿,天性害羞又胆小,遇到危险时,它们用前爪抱住头,钻进柔软的腹部,尾巴团起来,将所有外界的打扰隔绝在甲青之外。在自然界,它们几乎没有天敌,这一身鳞甲,连狮子都奈何不得。然而,对于人类来说,这种防御姿势显得有些滑稽,猎人甚至用不着任何工具,徒手就能捉住一只穿山甲。

【疫情七瞬】截至发稿前,新冠病毒已经蔓延全球76国,累计确诊超过90000例,死亡人数超过3000人。我们必须记住:这些不是数字,而是人。——世界卫生组织

【万物始新】等你收到这期杂志的时候,2019年就这样结束了。2020年,关于《户外探险》杂志有两件事会发生:一,杂志还活着;二,杂志会越来越子看。过去一年来,我们收到读者各种宝贵的建议和反馈。有人爱《户外探险》提供的深度阅读的质感,有人喜欢更加碎片化的轻阅读,有人把杂志当成一本攻略,青睐更加实用的信息。

【影像的力量】记录户外瞬间,影像是最直接的方式。从10924米的海底深处,到8844米的世界之巅,人类探索的脚步走到哪里,就会用影像捕捉那闪光一刻。一张照片,能够折射一个时代,无数影像,足以推动一个领域的发展。世界上第一张照片诞生于1839年。180年间,摄影技术日新月异,如今人们每两分钟拍摄的照片数量,比整个19世纪的所有照片总和都要多。在户外领域,影像繁荣的背后,不只是一项运动的发展,也可能是某个乱象的真实写照,或是名利催动下的弄虚作假。本期特别策划,我们用影像梳理记忆,反思过往,在这个眼见不一定为实的年代,你或许更需要真实的力量。

北风一转,山川尽白,寂静山野热闹起来。踩着雪板,从山顶俯冲而下,迎着阳光与风,掠过蜿额雪道,失重感、速度感一起袭来冬日将至,又到了崇礼雪国苏醒的时刻。崇礼雪国并不存在于任何一张地图之上,在其他季节,这里只是张家口市崇礼区。自从第一块雪板被带进崇礼,短短20多年,崇礼完成了从国家级贫困县到冬奥之城的逆袭。山林变作雪场,农民成为滑雪教练,村庄被拆掉,新城在崛起。本期特别策划将带读者走进这个因滑雪而生的国度,看看雪友心中的崇礼,何以成为雪的国度,又将以何种面貌迎接这个冬天。

羌塘,藏语意为“北方的高地”,是世界上最年轻也最广阔的荒原地带。大羌塘地区中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生态系统最脆弱、条件最恶劣的保护区,这里常年鲜有人类居住。这里,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羌塘无人区。百年间,从科学探险到个人穿越,无数人走入这片地图上的空白。勇气、善良、无知、残酷、争名逐利,人性的优点与缺点在这片荒野无限放大,又化作如烟往事被谈论、被速.…本期特别策划将带您走入这片北方的空地,阅读羌塘的今昔,追溯深险的初衷。荒野不再平静,但羌塘终将只是羌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