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封面:毛晓彤:繁复又天真】她好像素净的花苞,外界风从旁边掠过,依然自顾自地吐纳、生长,留下纯粹的色彩。2020年的开春有些姗姗来迟,毛晓彤的工作也一度按下暂停键。她享受宅在家的状态,跳舞、跳操、唱歌、做高热量奥利奥酸奶杯–将酸奶和奥利奥碎末一层一层铺垫,再切一点水果摆在上面,热量不低,但她不在乎,她说:“就是好看呀,我只做好看又好吃的。

【封面:颖儿:沉静中开出花朵】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似乎有一个全新的颖儿,在自己的体内醒来了。“知道给自己标价,是长大的开始。”拍完电视剧《乔安你好》已经两年,颖儿却依然清晰地记得这句台词。那一幕中,她饰演的乔安说完这句话便决绝地转身,大步流星地踩着高跟鞋向前走去,只留下一个干练的背影。

【封面:高露:眼里有清晨】演员高露最常提到的一个词是:不急。结婚还是拍戏?不急,走哪一步,再说哪一步话。 人生选择?不急,随缘。她红过、平淡过,现在又进入事业第二春,知道很多事情无法掌控,也不能强求。在过往漫长的时间里,在“熟龄”成为吊在很多女演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高露没有因为平淡而放弃,她按照自己的节奏,拍戏、结婚、生孩子,认真拍戏,踏实生活,静静地接受生活中的日落与清晨时刻。她说:“正确地面对时间赋予我的一切,那一瞬间对得起自己就好。”

【封面:黄圣依:家人才是我的终身成就奖】这个妞,有点虎。《鬓边不是海棠红》里的古大犁,戴着毛茸貂皮帽子,穿着厚重羊羔毛的大衣,腰里别着枪,仿佛“女版杨子荣”,豪迈地跨大步去打劫男富商。这个场景让我愣了半拍,虎里虎气的“络子岭女土匪”古大犁,可和印象中的黄圣依不太一样。黄圣依应该是什么样子?在B站弹幕里,她的关键词是“白月光”。

【薛凯琪:少女不惑】采访临近尾声,薛凯琪突然哭了,就在我们提到“你对粉有什么想说的话”时。薛凯琪凝噎着讲:”他们爱我,有时真的不睡不吃,站在外面默默等待,只为见一面,我不懂为什么我这么普通的一个人,能得到这么多的爱。” 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先前在网上看到她粉丝的话“讲唔明,但系最中意就系佢(讲不明白,就是中意她),捧手里怕她疼,捧心里怕她腻”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抗疫特刊:爱无坚不摧】新型冠状病毒让2020年不普通在这场没有硝烟却有生死的战斗中涌现出许多普通又伟大的身影 为打赢疫情阻击战贡献力量他们的事迹,常令我们感动、敬佩,热泪盈眶“女友人”也不忘媒体使命,第一时间就位通过微信、微博、短视频、海报等多种形式,线上线下联动积极投入到疫情防控宣传的战斗中疫情,看似把我们阻隔在了不同地方,难以照面但大家无论是走向前线,还是避在家中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筑起抗击疫情的牢固堤坝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侯佩岑:和颜悦色的力量】下雨的夜晚,光线昏暗的房间。酒醉的女人晃晃悠悠地走到墙边,直勾勾地盯着墙上挂着的婚纱照。一扭头,她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眼神绝望而又不解,“你们不成全我的人生,凭什么让我成全你们的?”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怨恨、心碎、委屈与不甘,她尝试调整自己的醉态,却在对方的冷漠中忍不住崩溃爆发。这是候佩岑在电影《大约在冬季》中的片段,她在影片中饰演叶雨宸,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也是感情世界里被抛下的那个人。

【宋轶:站在温情世界里闪闪发光】2019年11月底,电视剧《庆余年》媒体见面会上,剧中范家三兄妹范闲(张若昀)、范若若(宋轶)、范思辙(郭麒麟)站在台上接受群访。一边是德云社说相声出身的郭麒麟插科打译,一边是张若昀熟练接梗抛梗,中间站着的穿粉色小裙子的宋铁,或用力点头,或歪着头看两人笑……当主持人问“当时拍戏氛围欢乐么”,擅长体察的郭麒麟赶紧把话题传给宋轶,“姐……这问题让我姐来回答……你说两句……”宋铁歪着头,轻轻地笑说,“对,就是这样。”主持人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郭麒麟赶紧圆场,“姐,你比五竹叔(剧中角色)话还少。”《庆余年》剧中,范若若吐字跟撒豆子一样快,而其扮演者宋铁,私下给记者们的印象经常是,气质超好,人超白,很有礼貌…….就是话少。

【爱无坚不摧 抗击疫情特别报道】新型冠状病毒让2020年不普通,在这场没有硝烟却有生死的战斗中,涌现出许多普通又伟大的身影,为打赢疫情阻击战贡献力量,他们的事迹,常令我们感动、敬佩,热泪盈眶。“女友人”也不忘媒体使命,第一时间就位,通过微信、微博、短视频、海报等多种形式,线上线下联动,积极投入到疫情防控宣传的战斗中。

【胡静:柔韧不惧岁月长】“这个角色我有没有可能用一个直发的造型?”《猎枭》在湄公河开拍前,胡静问导演。她在剧中扮演女反派“枭”,以往的国产剧中,几乎没有女毒枭主导剧情的参照。胡静在网络上全面搜索,直到一个墨西哥女毒枭跃入眼底。那位女毒枭的形象非常有冲突感,身材火辣,开定制粉色汽车,俨然一位甜心网红,但狠辣狡猾,给当地警方造成极大威胁…….这些零碎的片段,慢慢在胡静心中筑画了一个层次丰富的女毒枭形象,从剧情的角度出发,胡静觉得,让“她”维持固定发型,要比频繁变换发型花式更符合角色本身年龄、处境、人设的定位。

【张俪:时间到了,答案自然出现】拍《新永不暝目》时,张俪每天都在琢磨,“欧阳兰兰”是什么样的?到底要如何诠释这个在原版中深入人心、泼辣任性却又敢爱敢恨的富家小姐,才能突破大众预期?同剧有好些个老戏骨,他们演技精湛,气场十足,这让张俪更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潘粤明:固执留给自己,温柔给这个世界】老派作风与少年气息在潘粤明身上奇妙地融合,也许归根到底它们是同一种东西,是怀念、是执着,是一个人牢牢记得自己的来处。

【封面:余男 浑然天成】灯光打在余男身上。她身穿一条细吊带长裙,屈腿坐在地板上,裙身到裙角布满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各色斑点,如同身披一袭暗夜幻彩的星辰。随着快门声不断响起,余男偶尔轻轻地变换着姿势,齐肩的短发披散着,微卷的刘海遮挡住了半边脸,眼眸低垂,红唇如火。女王般的神奇气场,让拍摄现场陷入了一片安静,余男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