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国企混改赋能】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6%,这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增速放缓的程度,依然在中国经济的可承受区间,但不容否认,改革的迫切性正与日俱增。那么,在民企投资信心亟需提振的时代,新一轮的改革从哪里切入?拥有巨大资产存量的国资体系显然成为了焦点。截至2018年,全国国有企业(不含金融企业)资产总额210.4万亿元,负债总额135.0万亿元。这是世界上最蔚为壮观的国资系统。

【中国式隐形冠军 领教工坊助力民营企业升级】2位前商学院教授与商界领袖联手,开创企业家教育新模式,8年来帮助超过300位企业家实现“第二次成长”

在中国现代化道路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注定会产生重要的影响。这次全会作出的决定规划了中国实现治理现代化的具体路线图,给出了一个“操作原则指南”。

还在女儿、女孩、女生的时候,她们想当然地以为,三十,是成人世界。这个所谓而立之年,虽然近在咫尺,但仍然可以平稳度过,甚至不掀起任何波澜。现在人到三十,到了眼下,这个数字突然变得难以描述了。懵懂青春在前,油腻中年在后,三十而立在中央。向前冲,还是颤栗?相比男性,长久以来,长辈们、遗传学家、心理学家乃至社会学家们,灌输给她们的是一个关于家的概念,和关于这个概念的全部的爱的理念。

江南,是一个地域称谓,更是一种文化符号。自泰伯奔吴,黄河流域的先民一路往南,于太湖之畔繁衍生息,并与充满生命力的越文化逐渐融合。吴越崛起为江南文化的核心地带,并不断向周边开拓交融,这是一种兼收并蓄的文化锻造过程,使得江南文脉得以千年流淌。在中古之后,江南文化愈发代表着中国的富庶和多彩,以及西方人对古老文明的美好想象。

在法定货币时代,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影响经济运行,更影响着普罗大众的钱包​‍‌‍​‍‌‍‌‍​‍​‍‌‍​‍‌‍​‍​‍‌‍​‍‌​‍​‍​‍‌‍​‍​‍​‍‌‍‌‍‌‍‌‍​‍‌‍​‍​​‍​‍​‍​‍​‍​‍​‍‌‍​‍‌‍​‍‌‍‌‍‌‍​。美联储尤甚​‍‌‍​‍‌‍‌‍​‍​‍‌‍​‍‌‍​‍​‍‌‍​‍‌​‍​‍​‍‌‍​‍​‍​‍‌‍‌‍‌‍‌‍​‍‌‍​‍​​‍​‍​‍​‍​‍​‍​‍‌‍​‍‌‍​‍‌‍‌‍‌‍​。8月1日,美联储公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至2.25%​‍‌‍​‍‌‍‌‍​‍​‍‌‍​‍‌‍​‍​‍‌‍​‍‌​‍​‍​‍‌‍​‍​‍​‍‌‍‌‍‌‍‌‍​‍‌‍​‍​​‍​‍​‍​‍​‍​‍​‍‌‍​‍‌‍​‍‌‍‌‍‌‍​。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将利率降至零以来的首次降息。9月18日,美联储再次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到1.75%~2%的水平。这是第二次降息。

我们正在走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敞开胸怀迎接一个更为复杂的世界,中国将迎来充满无限可能和希望的未来。

今天谈青年,主要所指是90后和00后。2019年,最年轻的90后和最“老”的00后,都已经成人。80后以及更年长的世代,目前依然掌控着社会,但社会已经挣扎着想要出逃,去接受新的主人。80后曾被称为“垮掉的一代”,因为这一代有很多独生子女,在孩童时代出现了许多“小皇帝”。显然,他们没有垮掉,还支撑起了中国真正的国际化时代(以2001年“入世”为界)。此后的世代,没有再被贴上悲观的标签。似乎进入21世纪之后,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声音就消失了。除了标签总是被事实证伪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世界进入了技术快速更新迭代的新阶段,上一代已经丧失了挑剔下一代的底气和能力。

财阀,是个极其有力量的词汇,它让人想到权势、财富,以及傲慢和冷酷。财阀的本质特征是权力,这是和企业家最大的不同。在汉语中,但凡有“阀”的名词,多半如此。比如军阀,以枪杆子为凭借,掌握一方行政税收大权;比如学阀,以资历和人脉为抓手,左右着职称评定和科研经费发放之权。总之,其他是手段,获取权力才是最后的目的。

国际贸易秩序遭受严重破坏,持续6年的自由贸易区改革试验亟待质变。

挑动文明冲突如果成为政治的主流,必将反噬自身,并将大国关系推向危险境地。

WTO岌岌可危,一批影响深远的自贸协定正在重构全球贸易版图。中美重启贸易谈判,但之前的加税继续。按中方统计口径,中国对美每年出口的约4700亿美元商品中,已有2500亿美元商品被美方加税;美国对华每年出口的约1500亿美元商品中,有1100亿美元商品被中方加税。动辄一两干亿美元的商品被对方加税,看起来量挺大,但在贸易世界里,这样的数字并不惊人……

“如何永远得到人民拥护和支持,如何实现长期执政,是我们必须回答好、解决好的一个根本性问题。”

对任正非“世界观”的准确理解,有助于在“力挺华为”的全民热潮之下,始终保持一种正确的三观。

高考改革举国关注,这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关键时刻”。

全球恐怖事件频发引人深思。西方政治的变化与宗教冲突加剧之间的关系已无法回避,纠结于因果毫无意义,阻断恶性循环才是关键。

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成为通用技术,拆散了200多年来工业社会的典型组织形态—“较多的工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为了生产同种商品,在同一资本指挥下工作”

在一些政府机关办公场所,夜晚八九点依然灯火通明,已经成为一个日常景象。在中国的一些乡村基层,无分昼夜、无缘假期的工作状态,也已经让许多公务员习以为常。有人会问:认真工作的人,谁不忙碌呢?的确,在一个现代社会里,没有一种职业是轻松的。儿歌里都唱:“西天取经不容易,容易干不成大业绩。”不过,公务员这一职业的忙碌,和一般的社会性职业有显著的区别。

大道至简,政简易从,简除烦苛是激发社会活力的重中之重。

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点亮真正的改革之光

有故乡的人是幸运的,许多人已经找不回故乡了

倘若没有酒,人间一定没有这么精彩。因为酒温暖了血液,连通了人心,怂恿了倾诉,沟通了天地和凡人。春节来了,那么多人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迁徙。他们要回去见那些久久未见的人,“见”的方式,是欢饮几杯,存问近况,说说彼此过得好不好。所以那么多人,提着酒登上火车。

在现有的全球产业链中,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如果任由产业链的人为重新分配,显然对中国经济是一种潜在风险。而且,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依然需要很长的时间。如何捍卫全球产业链?这不只是企业所面临的课题,在必要的时候,国家适度、合理的介入,不可或缺。

要成为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动机,上海亟需一个资源集聚和分发的抓手,要从长期由北京中央部委垂直监管的金融市场中实现某些突破,这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必要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