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我们如何拯救世界】五十年前,我们庆祝了首个“世界地球日”。从现在开始50年后,我们将会怎样?

【如何终结垃圾】我们能通过重复利用全部废品来拯救地球吗?节用能源、将废品当做生产材料无限循环利用的理想经济模式有望获得广泛实现吗?

【最后一艘运奴船】1860年,“克洛蒂尔达号”成为最后一艘抵达美国海岸的运奴船。本文讲述的就是那艘船上的人们及其后人的故事。

【痛的解析】疼痛是一种保护机制,有时候也是一种诅咒。如今,医学界正在研究痛感的传导方式,以找到新的镇痛方法。

【地下耶路撒冷】新的考古发掘揭露出古城面貌,也激起紧张情绪。在耶路撒冷地下,古代的发现和新的争议浮出水面。这里任何挖掘都可能产生文物,并很可能激起敌意。

【为什么未来应该属于女性】作者称,当今女性应该拒绝区别对待,争取平权,并毫无悔意地尽情挥洒野心、享受成功。

【物种的终结】地球已跨进新的地质时代——人类世,其他物种在以日常可见的速度灭绝。“影像方舟”汇集了珍贵濒危动物的肖像。

【北极新冷战】北极因急剧暖化、海冰融解而释放的资源开发前景,促使各国急于在这一新前沿地带抢占先机。 【冰封贝加尔湖】整个国家的世界观都在贝加尔湖冰封的湖面上得以反映——魅力独具又诡异非常,敏感焦虑而恐惧莫名。

【与迁徙者同行】作家萨洛佩克六年来追溯人类远祖开枝散叶的路线,这次他讲述了数亿人为寻找更好生存环境而展开的当代大迁徙故事。

【奔向太空】五十年前的这个月份,人类征服太空的事业随着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的脚步达到高潮。如今月球再次进入我们的探索视野,历史与未来将在这个舞台上交会。

创刊于2001年2月,涉及地理、生物、科技、考古等各方面内容,从多种角度深度报道不同主题。《华夏地理》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中国大陆的唯一合作伙伴,和全球32个版本同步刊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精彩内容。

《华夏地理(2018)》杂志高清PDF合集.共12册。《华夏地理》杂志,创刊于2001年2月,涉及地理、生物、科技、考古等各方面内容,从多种角度深度报道不同主题。《华夏地理》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中国大陆的唯一合作伙伴,和全球32个版本同步刊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精彩内容。

【探寻鱼类祖先】鱼类演化成四足动物是整个生命演化史上最关键的跃升之一,这一历程也是古生物研究者持续探索的焦点。

【直播梦一场】在中国,与网络直播行业相关的用户多达数亿。直播创造了巨额经济利益,也在某种程度土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今日的社交网络世界宛若星河,繁忙拥挤、瞬息万变,游弋其间的明星忽而升起、忽而陨落,以最快的速度燃烧着自己。奈乃,一个年轻窈窕的女孩,在陌生的大都市上海开始了成名之旅。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前的平静日子里,她作为一名直播者,手持自拍杆,通过手机向全国乃至世界实时广播自己的生活。去年一整年,蜗居在20平米公寓的奈乃都会在中午时分醒来,通过手机软件订一份早午餐,然后化妆,开始面对粉丝直播。手机里的应用程序自带美颜功能:让她看起来皮肤更白,眼睛更大,下巴更尖。

【澜沧江边的人们】近年几次严重的传染病爆发都与野生动物有关。这次的新冠肺炎促使公众真正思考如何与野生动物乃至自然界相处。毕竟大家都在同一个地球。

【澜沧江边的人们】突飞猛进的全球化进程,已经影响到了澜沧江流域内高山峡谷中生活的20多个民族的每一个人。

【追踪东黑冠长臂猿】广西邦亮东黑冠长臂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靖西县境内,是桂西南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区域,也是中国已知的惟东黑冠长臂猿栖息地。

【安溪竹藤编】国家级“非遗”安溪竹藤编传承人陈清河在常用编法外创造了穿箴、穿丝、外插等特殊编织法,并使用花筋等技巧,使产品色彩明快、造型美观。

【新疆精准农业】精准农业起源于规模化生产和现代化经营技术兵团正好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大数据,大面积,大农业,兵团是个得天独厚的大粮仓。

电子游戏中的天梯,决赛场上的桂冠,对战地图里的红蓝水晶,为了争夺与守护它们,许多人对自己不计成本地淬炼。这种磨砺不沾染一丝一毫的世俗功利,它被写在人的血脉天性里、动物本能中。

赫赫晋魂:随着考古发掘日益推进,研究指向也越来越明晰,继古棚国后的又一个史书失载的古国掀开了神秘的面纱。

冰封贝加尔湖:这个冰雪世界规模惊人,资源丰富,偏远荒芜不易接近,给如西们利亚的镜像。甚至整个国家的世界观都在这冰封的湖面上得以反映。

孤独者的世界:保守估计目前全国有超过1000万孤独症人士,如何正确对待他们,成为越来越迫切的问题。

梯玛 楚地的巫觋:当时代的狂飙对传统藩篱摧枯拉朽之时,梯玛文化还能延续几时?

药都安国:炎黄子孙如今依然延续着传统的药材生产经营模式。然面随着现代科技发展,这些也在悄然发难着变化

《华夏地理-精华版》2019年第04期(回到梯田边安个家)

重访巴米扬,1390年后踏着玄类的足迹再考察

姑息治疗在中国,对生与死的崭新认识也许会改变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