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智族GQ》2020年第08期,封面人物:刘昊然

《智族GQ》2020年第07期,封面人物:朱一龙

《智族GQ》2020年第06期,封面人物:罗永浩

《智族GQ》2020年第05期,封面人物:李现

【封面人物:奉俊昊 韩国电影之子】14年前,一位电影巨匠进军戛纳。一部叫《汉江怪物》的韩国电影在导演双周单元进行首映。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男人试图将他的女儿从一只吃人的海怪手中救出来。一开始,戛纳的旧势力们都很诧异这种电影居然能入围,但想看这部电影的人还是排成了长龙,甚至排到了克鲁瓦塞特大道。我很喜欢这位导演之前那些和怪物不相关的电影,于是也加入了队伍中。这条队伍有一点比较特别,里面不只有电影迷,还有那些兴奋的家庭主妇们……

【封面人物:易烊千玺 】无论是明星演员、上班族、学生,我们都在自己的世界按部就班地生活。但当有一天那个你以为的真实裂开一条缝隙的时候,我们是否有勇气去探寻那残酷的真实?每一个努力追寻意义价值的个体,无时无刻都要面对几个问题:如何认识世界,如何找寻自己位置,如何安稳妥当地与自己的人生和周遭的人和事物共处?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叛逆吗,需要自己充适费吗

【封面人物:徐峥 痛苦的文明人】《泰囧》、《港囧》之后,导演徐峥成为票房顶流,但5年过去,中国电影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票房上限一再提升,最受欢迎的电影类型一换再换,身处行业浪尖之上的徐峰,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2020年春节档,徐峥携新作《囧妈》回归。喜剧本身就是将既有生活经验做变形化处理,我们此次摄影设计了一次“名画魔改”,徐峥化身不同主角,穿越时空,重新阐释了熟悉的经典。徐峰有老上海人的体面做派,新电影也延续了成功前作的招牌,试图满足观众对他的期待。但市场规则难料,不按常理出牌的“野路子”横行,却往往杀出重围。他这一次能否走出安全区?

【封面人物:蔡徐坤 诠释2020年13种当代人焦虑】欢迎来到2020年,这一年,陈年Flag依然如影随形,崭新挑战亦将相继出现。21世纪跨入第二个10年之际,“焦虑”打下属于这个新旧交叠节点的时代烙印。人们深陷于此,却也乐此不疲。它并非纯粹内耗,也是强效燃动力。“焦虑”是碎片化时代里个体生活的集中呈现,让我们将其拆解、——陈列,探寻到底是什么共建了时代情绪?#微博、#朋友圈、#抖音、#ins,社交网络上每一个热门话题都是集体共情的舞台,人们置身其中展示不同生活切片并获赠不同标签——即使标签们往往互斥:一边内心焦躁,一边和悦礼貌,一边“我秃了心态崩了不干了”,一边待人诚恳工作高效。是你,是你的同事、同学、朋友,也是那些街头巨幅广告中的明星们。如何凝练地陈列13个时代切面,我们邀请了一位长居热搜榜的年轻音乐人来共同完成。粉丝也好、媒体也好、品牌也好、质疑者也好,无数人对他进行定义与注解,无数人对他进行情感投射与消费。在技术与审美的新旧交叠之际,他成为多种因素多种情绪混杂而成的文化符号,渗透进人们的日常。这种命运,连他本人都不曾预料到,或者说也没有谁能预料得到。他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独属这个时代的果实。以这一年将满22岁的蔡徐坤为个体样本,在#13个hashtag中编织出2020年的时代生态,这也是我们所处的时代。他是孕育他的时代的果实、塑造他的生态的注脚,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生命,正为这个时代不断写下新的答案。

【封面人物:梁朝伟】梁朝伟57岁了。他有一年半时间没工作,直到电影《猎狐行动》出现。这么说或许不够准确。假如被问及为什么是它,他的理由简单得令人生疑“它不太需要讲普通话”——免去至少3个月准备时间。他又说,“又是在国外拍,演一个不是我平常演的角色。”然后呢,片子有关经济犯罪,他能学点儿新东西。

【我的黄金期还在后面】2010年为拍摄《赏金猎人》,李易峰第一次来到横店。“你要做演员,你没有去过一次横店,好像就还差点儿什么。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觉得,要去好好地当一个演员。”

赵又廷,一张海风中驱散所有心事的脸;秋日特供限时季节酒单;人来人往,潮起潮落;2019名利场背后

《智族GQ》2019年第09期(十年致敬)

上个月卷首语的标题叫《TOLUCH》。和以往不同,我罕见地抱有了标题“非如此不可”的决心。要说为什么,理由可以有很多,比如主题讲的是人与人的连接,比如文中援引了《破碎故事之心》里的一句话“Ithink love isa touchand yct nota touch”,而touch是这句话的关键词……但在答案的最深处,那是一部叫《TOLCH》的漫画。它的动画版本在国内被翻译成《棒球英豪》,在中学的某个阶段,它的片尾曲和学校晚自习铃声响起的时间是一样的,我常常挪到家门口,尽量看到最后一分钟,看看那个球是全垒打还是三振出局,然后冲出家门,像上垒一样跑去学校。

五月底,一个朋友突然问我,能不能代他去看一场画展。他预订了一件作品,想让我去现场看看画,再看看画家本人,要是可以的话,就要到这个画家本人的联系方式。

6月一来。又到了时装阅的季节。有一阵看秀时,老有人网我,你业得怎么样*我好次都感些和制对付过去。存一次。实在是袋不过去了,最是在巴象一家名餐馆的长桌上,在上主装之前的空障,对到的女士又一次数出这个侧题。她笑球群地托着下巴,集有兴数她等着,左手边的男土也放下了刀义。

有没时间,我反复做同一个梦。梦境的核心内容是——我走在一条陌生、雾需家家的路上,喝影攀体等,有些的人。当这些人在迷雾中整现,我看现她们穿着一楼一样的衣跟,挂着一顿一样的表情。准硫地洗,是西无表情。慢慢地,我意识到不对动儿,其他人都从对诞相向而来。他们日视前方,步调一致,不新不慢,我经过一个又一个他们,每个都和上一个没什么区刷,就好像在一条同流里穿行。蒸接着,我又发现,人群并非迎面走来,而是以一种缓慢,沉顺的方式在向我装拢。等我意识到这点时,人群已将我包题.把我零起,切进了深不见底的地方。

《智族GQ》2019年第04期(身体乌托邦)

张艺兴首次登上《智族GQ》二月刊封面,演绎成熟大气的风格大片

“人间喜剧”,一张脸展现不同情绪 ,黄渤登《GQ智族》封面

《智族GQ》2018年12月(大孩子的游乐场)

《智族GQ》2018年11月(独生一代启示录)

《GQ-国际中文版》2019年第09期(赵又廷)

《GQ-国际中文版》2018年第11期(許魏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