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冬日可爱】“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一个个节气催促着时光,转眼又到了一年中最寂寥清冷的十冬腊月。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风雅浪漫的古人顺应自然,比拼巧思,不仅设计出诸多令人称奇的御寒之物,还创造了种种消遣和娱乐之法:围炉宴饮、烹茶玩画、踏雪寻梅、初晴远泛 萧瑟的冬日也随之变得温暖可爱、旖旎多彩。

【秋菊有佳色】秋色深重,天地旷远,百花纷纷消遁于寒风中。且看墙角篱下、四野田泽,菊花依然寂寞开放,为荒寂的时节平添了几分生机与活力。古人爱菊,常在秋季赏菊、食菊、艺菊、咏菊,在颐养生活之余,皆是对自己情致至深的寄托。一花一世界,人们以菊为凭,观照内心深处的自己,那千百年来凝结于胸的百感干绪,亦化为风中的一缕幽香,继绻入怀,沁入心脾。

【万家灯火】灯具的发明与人们对火的认识和利用有密切的关系,《左传》记载:”饮桓公酒乐,公曰:”以火继之。'”《晏子春秋集释》曰:“晏子饮景公酒。日暮,公呼具火。”因而,灯在古代又被称为火。明代罗颀在《物原》中写道:“隧人作火,神农作油,轩辕作灯,汤尧作灯弊,成汤作蜡烛。”

【清风入弦】古琴,也称瑶琴、玉琴、七弦琴,是中国古老且富有民族特色的弹拨乐器。唐初司马承祯在其《素琴传》里说,自古贤人君子,便是“左琴右书”。白居易有“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的诗句;李白与友人相聚时,“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但如此良辰美景,因少了琴,他又说:”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古琴极雅,唯有心近山水、心怀雅意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真趣。古琴,又使我们明白,知与遇的无价情感,如高山流水、清风明月,有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宁静绵长。

【“天下一人”宋徽宗】关于宋徽宗赵佶的一生,评价众说不一。作为皇帝,他或许是个失败者;但作为艺术家,他的确是一位罕见的奇才。他是一位有文化意识的书画家,独创了“瘦金体”,开启了花鸟两创作的新时代,开拓了诗、书、画一体的文人画创作模式;他是一位有改革意识的教育家,重视绘画教育,以国家之力兴办画学,推动了绘画艺术的发展;他是一位有学术意识的收藏家,充实书画收藏并编写著录,妥善整理和保存了大量书画精品。在中国书画发展史上,宋徽宗做出的贡献毋庸置疑。

【纤云弄巧】七夕,这个由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发展而来的浪漫节日,在中华民族代代相传,绵延至今。“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诗人们吟唱不绝的七夕诗篇,更为这个日子增添了一层哀艳的诗意。每当人们仰望星空、遥想岁月时,不禁满怀怅悯。在凄美动人的传说背后,七夕的节俗更与远古先人观象授时、顺应节序、女织男耕的传统息息相关。七夕主题经历了星宿崇拜、祈求幸福、人间竞巧等历史变化,渐渐发展为一个以牛郎织女的传说为载体,以爱情、乞巧为主题,由女性主导的具有多重意义的节日。丰富多彩的七夕民俗,隐含着华夏子孙对祖先生活的记忆,对幸福人生的追求。

【文化纪事:对酒当歌】古人称酒为“天之美禄”,认为酒是上苍的恩赐。在古人那里,酒代表着丰衣足食,也寄寓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企盼。酒亦有很多雅称,如欢伯、流霞、五云、琼浆……中国人的酒文化,历经数千年漫长时光的酝酿,经过岁月的沉淀,漫溢沁人的醇香。

【特别策划:青】中国的每种颜色都被赋予美好的寓意,渲染着山河岁月,滋养着民族性情,千百年来,惊艳如初。”青,东方色也。”青是中华民族的底色,温润而不虚浮,灵动而不张扬,清爽而不单调。青色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颜色,象征着坚强、希望、古朴和庄重。既浅显又深邃的青色,凝聚着万千诗意,美得不可方物。

【云鬓簪事】“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作为古代女性细腻情感的载体,头饰悄无声息地传递着每个女子的婉转心事和美好情愫。灵慧的她们还顺应时序变迁,创造出一套与节令相呼应的“插戴法则”。那看似凝固的一花一叶、一鸳一蝶,穿越了时空的界限,表达着古往今来的女子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热爱,更彰显了中华民族的浪漫情怀和丰富的想象力。

中国人物画早早地与神话、宗教和文学相交织。在顾恺之时代,画家们根据诗歌辞赋敷衍成绘,早已屡见不鲜,从而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艺术表达范式。如果说,唐代人物画是“焕烂而求备”,那么两宋人物画就是“备中求变”。在传统的基础上,宋人确立了“内敛、雅致”的文人绘画观。文人画的践行者、人物画大家李公麟,以淡墨轻毫的白描画法,开一代新风。

【清供无尘】清者,清雅不俗也;供者,毕恭毕敬也。花香墨韵,诗画含情,器以载道,文人情思皆寄于清供之间。于一花一器间观春秋,赏天地,悟人生,得妙趣,这正是传统中国文人雅士所追求的“超于尘世,高逸人生”襟怀之体现。于幽婉中体察学问,在古意中寻味风雅,是古今文人共同追寻的一种精致的生活方式,一种古雅的生活态度,一种逸乐的生活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