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卷首语:回报与捷径】欧几里得是古希腊几何学的集大成者,他的出生地和确切的生活年代至今仍是未解之谜。我们只知道他曾在雅典的柏拉图学园求学,后来被埃及国王托勒密一世延聘到亚历山大大学数学系任教。那里有一座藏书量惊人的图书馆,欧几里得由此完成《几何原本》,这是数学史上最知名的著作之一。

我们也读书,甚至还读过不少书,但可曾“咬定”一两句?比如孔孟老庄,我们都读过,里面有多少好的思想和道理,但我们不过就是读了几遍而已,什么也没有“咬定”,圣贤之书都白读了,岂不可惜。

[卷首语]那天,我真是被内蒙古草原的胡杨林迷住了。薄暮的霞色把那一丛丛琥珀般半透明的树叶照得层次无限,却又如此单纯,而雾气又朦胧地弥散开来。正在这时,一匹白马的身影由远而近。骑手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衣服,又瘦又年轻,一派英武之气。但他在胡杨林下,只成了一枚小小的剪影,划破宁静……白马在我身边停下,因为我身后有一个池塘,可以饮水。年轻的骑手微笑着与我打招呼,我问他到哪里去,他腼腆地一笑,说:“没啥事。”“没啥事为什么骑得那么快?”我问。他迟疑了一下,说:“几个朋友在帐篷里聊天,想喝酒了,我到镇上去买一袋酒。”确实没啥事。他又说,这次他要骑八十公里。

要提倡多读书,建设书香社会,不断提升人民思想境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就能更加厚重深邃。为人民提供更多优秀精神文化产品,善莫大焉!

来兰·昆德拉有一本书叫《相遇》,这个名字很好,但他没写好,或者说,他只能写成这样。他讲的相遇,是电光、石火和偶然,好似两颗各自运转的行星在第三轨道的碰撞,在充盈着陌生感的新鲜天宇下,随之避发出的生命热情和个体自由,构成了昆德拉坚持的现代美学。

人们往往觉得,好的运动照片就是那些凝固了动感的瞬间,表现“胜利的激动”或“失败的沮丧”这类充满戏剧性场景的画面。大家对这种“巅峰时刻”的运动照片渐渐习以为常,似乎体育摄影只剩“力量之美”“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泪水”这几种类型。然而,真正顶尖的选手,他们流露出来的表情往往是平和、放松甚至略带微笑的。

【《读者》2019年第16期】前几天下班路上读汪曾棋的小说,等车时读了一篇,车上读了四篇,到家后意犹未尽,再读一篇。汪公的小说随时可读,可以读很多遍。如今的短篇小说不那么容易读,不够迷人,因为技巧把人挡住了。技巧之外,东西不多。汪曾祺的小说则相反。

【《读者》2019年第15期】“凡人才高下,视其志趣。卑者安流俗庸陋之规,而日趋污下。高者慕往哲盛隆之轨,而日即高明。”这句话很好玩,皮里阳秋,表面意思和实际意思不一样。表面上说,选择人才,要看一个人的志向,“卑者”和“高者”志向不同,结果也不同。

《读者》2019年第05期【PDF】

沿着记忆的小径 深潜人生 教育的水平线 忙迫与从容

《读者》2019年第02期【PDF】

《读者》2019年第01期【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