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展开

【对亚马逊而言,奢侈品电商到底有多香?】近期,LV宣布签下新的全球品牌代言人-范冰冰。依旧是标志性的烈焰红唇,只是唇膏换成了法国娇兰七夕限量版。有人说,这是范爷蛰伏两年的复出之作,体现了姐姐乘风破浪的拼搏。巧的是,在她39岁生日这一天,亚马逊上线了”奢侈品商店”,通过APP向用户展示高端品牌商品。借助数字版的花式橱窗,商家也可以选择360度互动视角来展示他们的服装和产品。“奢侈品商店”被誉为亚马逊的“店中店”体验项目。这一次,电商巨头与奢侈品的一拍即合背后,有不堪回首的过往,但也同时释放出了更多颇具深意的信号。

【数字经济大潮下乘风破浪——走进2020线上智博会】9月15日,2020线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重庆开幕,包括世界500强、中国500强等在内的500余家单位和企业参与,18场专业赛事、百余场发布活动,充分展示了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的进展与成果。这也是全球聚焦大数据智能化的“重庆时间”——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重庆众志成城、勇渡难关,大数据智能化

【中国锦鲤2.0翻车:信小呆的超级主播梦碎了?】近两日,信小呆一元转让“中国锦鲤”的决定让无数网友再次做起了“不敢想象的梦”。从2018年成为“中国锦鲤”,到如今坐拥228万微博粉丝,信小呆直言自己的28岁,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也收获了意外的爱情,但决定开启新的事业,面对全新的挑战。

【当泡泡玛特成为VC:盲盒能拿捏住艺术的门槛吗?】最近,泡泡玛特成了VC(风险投资者)。自今年6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般书之后,在资本市场泡泡玛特似乎并没有太多动作,直到8月的最后一天,如果一切顺利,泡泡玛特将最快在9月启动路演招股。众所周知,获取资本市场的认可,企业需要更多新故事。而作为豆瓣初代网红,成功跨界美术馆创始人的晚晚所带来的流量和艺术气息,正好迎合上了泡泡玛特的需求。

【销售失速、融资承压 押注直播的孙宏斌到底有多难?】以高举高打著称的融创,放缓了前行的脚步。2020年8月26日早间,融创公布了中报,中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融创实现营业收入773.42亿元,同比增长0.7%,营业收入增长陷入停滞状态;毛利润同比减少8.3%。由于房地产具有卖房收入结算滞后的特殊性,所以销售指标更有前瞻性。2020年上半年,融创合同销售金额为1952.7亿元,同比下降8.82%,而全年销售目标为6000亿元,按此推算仅完成计划的32.55%。

《电脑报》2020年第33期(青少年编程高分宝典)

【Al江湖一面旗帜 搜狗“三驾马车”齐头并进】2020年8月10日,搜狗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总营收为2.612亿美元,约合18亿元人民币,上述业绩实属不易。疫情之下,全球宏观经济、互联网广告行业呈现增速放缓的趋势,大批公司面临生存难题,而能维持平稳运营的公司少之又少,搜狗就是其中一员。究其原因,搜狗以Al为战路驱动,第二季继续加强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领域的技术布局,利用语音、视觉、翻译、对话、问答等前沿技术推动更大的业务赋能与协同发展,搜索、输入法与智能硬件用户体验进一步提升,用户基数进一步扩大。

【亚航生死劫 被疫情撕开“隐秘角落”】经历了大半年的等待、数封邮件交涉,苏奇(化名)跟亚航的退票博奔似乎有了一线曙光。去年11月在亚航官网苏奇和闺蜜们购买了2020年5月飞往曼谷的机票,由于疫情导致无法出行,因此只能退票。从3月9日收到第一封亚航发来的安抚邮件,到之后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亚航的类似邮件,其中除了亚航诉苦疫情带来的退款压力大增之外,还不断游说用户将未退机票直接转至亚航的信用账户,待疫情结束之后再用。

【陌声APP里的“爱情” 你想脱单我想赚钱】“想脱单,上陌声”,“邀请好友赚现金,努力一次,收益3年”,这是社交软件陌声的两个广告语,一个指向交友,一个指向赚钱。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中,交友和赚钱是两大自带流量的关键词。可问题是,社交还没做好,就先谈赚钱真的可行吗?通过一番体验,电脑报发现,在陌声APP中想脱单不容易,想“努力一次,收益3年”更是无稽之谈。

【把蚂蚁集团装入科创板,需要几步?】蚂蚁集团IPO,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2020年7月20日,蚂蚁集团表示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与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上市估值将高达2000亿美元。对此,上交所回应:“欢迎蚂蚁集团申报科创板。这展现了科创板作为中国科创企业‘首选上市地”的市场吸引力和国际竞争力。”

【王传福想打翻身仗马斯克答应吗?】“特斯拉的牌打完了,轮到我们出牌了。”今年5月,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在透露新款车型时,曾公开叫板特斯拉。两个多月后的2020年7月12日,这个被一再推迟的比亚迪首款搭载刀片电池的车型终于正式上市。与特斯拉同处一个战场,近些年比亚迪却风光不再,无论是品牌认同还是销量都处于守势,王传福的失意不言而喻。从公开喊话来看,其为了扭转颓势打造了“汉”,意欲正面硬刚马斯克的Model3。

【中芯国际或募500亿 开启突围之战】作为被寄予厚望的国产芯片开拓者,中芯国际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创下A股十年来最大IPO的历史纪录。2020年7月5日,中芯国际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告,公告称发行价格为27.46元/股,按发行16.86亿股计算,融资规模将达462.87亿元,上市之初的市值将达1959.66亿元;若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融资规模将达532.3亿元,上市之初的市值将达2029.09亿元。

【暴风离退市仅一步之遥 六万投资者何去何从?】暴风或将迎来既定的终局。日前,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尚未聘请到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预计无法在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以及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与季报,而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于7月1日起停牌。这意味着,拥有6.35万名投资者的暴风距离退市的日子越来越近。

【分拆亚马逊:反垄断争斗下的巨头危局】近日,马斯克在推特上点名贝索斯,称其执掌的亚马逊“这真是疯了!垄断是不对的,亚马逊该解散了吧!”一石激起千层浪。谁为谁出头,谁与谁又有新仇旧恨……业内其实都明白,这背后真正让亚马逊成为众矢之的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垄断。从近年一系列事件不难看出,科技巨头始终逃不出垄断的原罪。目前,当马斯克的咆哮再一次将“拆分巨头”推到聚光灯下,会出现新的结果吗?利益的博弃与制度过招背后,反垄断争斗又将如何散场?

【4000亿的美的,未来还能大小通吃吗?】2020年6月15日凌晨,有自媒体称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疑似遭到不明人员扶持,何享健之子何剑锋从自家别墅旁边的河中游泳到河对面报警。不久之后,佛山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称,6月14日17时30分许佛山110接报警,美的集团君兰生活村一住宅有外人闯入,威胁住宅内人员人身安全,6月15日5时许已抓获5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事主何某某安全。

【摆摊神车之外,五菱“触电”能否分一杯羹?】因为“人间烟火”,五菱在朋友圈再度刷屏,不过摆摊神车暂未预售,当下正在预售的却是五菱宏光MINIEV,这是五菱入局新能源推出的第一款电动车。五菱宏光MINI EV有三个配置、120km/170km两个续航版本可选,长宽高分别为2917mm、1493mm与1621mm,轴距为1940mm,永磁同步电机最大功率20kW,最大扭矩85N·m。可见五菱的目光是投向微型代步这个细分市场。

【卖了神州租车 陆正耀也难以走出泥潭】瑞幸造假后遗症仍在不断发酵,其幕后大佬陆正罐,不得不进行新一轮资本救赎。2020年6月1日早间,神州租车公告称,董事会已获大股东神州优车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北汽集团)可立一份不具法律约束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0790855股股份,约等于21.26%的持股。

【新茶饮奔赴人造肉战场 背后推手是谁?】近日,中国市场的“人造肉大战”再次迎来两个重量级玩家。先是喜茶在5月18日官宣,已联合国内人造肉初创公司 STARFIELD,推出植物肉汉堡“未来肉芝士堡”;后有雀巢在5月20日被爆出,增资1亿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7.3亿元)用来投建雀巢亚洲首个人造肉工厂。而在他们之前,肯德基已经开启了“人造肉”鸡块产品的公测,星巴克的人造肉午餐套餐也在热卖中,更别提奈雪的茶三款人造肉料理上线一小时就被抢购一空……可见,人造肉风潮其实早已悄然到来。

【共享充电宝美团“四进宫” 是忧还是喜?】2019年,共享充电宝市场全年用户规模达到1.5亿人次。因为投入成本较低,规模不断扩大,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纷纷盈利,这个赛道变得惹人眼红。终于,三进三出的美团再次“真香”了。先是在全国100多个城市招募人员进行地推,又对商家给出增加美团和大众点评真实点击量的诱惑条件,美团的重拳出击势必给共享充电宝行业带来一次不小的冲击。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一场洗牌之后,效果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出海印度受阻、直播带货乏力 新能源汽车路在何方?】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印度政府从 3月 25日开始进行全国封锁。而进入全面封锁状态的印度,多个行业不得不面对发展停滞的现实,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汽车行业: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 4月,印度汽车市场零售销量为 0辆,同时在印度境内也没有车辆生产。曾几何时,国内新能源汽车厂商们一度以为,印度市场将成为他们打破国内补贴滑坡、销量下降桎梏的救星。而今,布局在印度的业务被迫停摆,让那些进军印度的新能源汽车厂商不得不再次开始思考,未来到底路在何方?

【网易二次上市 打响游戏主业保卫战】二次上市之唇,阿里巴巴市值再上一步台新,引得其他中概般跃跃欲试。2020年5月5日,外媒报道网易已秘密申请在中国香港二次上市,最多筹资2×0亿美元,已选定中金公司、瑞士信贷和摩根大通负责上市事宜,股票发行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进行。不过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发行规模和时间表等细节尚未做出最终决定。对此,网易公开回应:“不予置评。”

【当当闹剧,书香下的纷争】半年时间内,当当网数次引发话题性事件。4月26日下午,李国庆一行7人,进入当当网在北京的总部静安中心,以股东名义取走42枚行政、财务公章,并留下一封《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随后,当当网发声明:公司已经报警。

【OnePlus 8 Pro深度体验】去年的OnePlus 7 Pro,是一加首次冲击4000元以上的价位,而今年因为旗舰市场全面张价,4000元已经不再是高端旗舰的分水岭了。这意味着OnePlus 8 Pro 要继续做机皇,必须有更加极致的,高出行业水准的表现,也就是说,一加要挑战自己了。OnePlus 7 Pro有多成功,这个难度就有多大,刘作虎和他的一加团队能做到吗?看看我们能不能从这部 OnePlus 8 Pro上找到答案。

【起底大学生网课代理:低价卖盗版课,靠差价月入三干】伴随在线教育的火热,网课代理也开始大肆活跃在大学生群体中。只要缴纳几百元的代理费,来自文都、粉笔等大量知名教育机构的考研、考公课程随便享受不说,将这些课程拆开卖给其他人还能收回成本,甚至可以借此赚取不少差价。毫无疑问,这种既能低价学知识,又能赚点“零花钱”的特殊资料获取方式,很快就俘虏了不少大学生的“芳心”。然而,他们却鲜少思考,为什么正版成百上千的课程可以用这么低的价格拿到手,未得到正版授权的情况下参与倒卖网课资源会有怎样的法律风险……

【瑞幸制造的恐慌正在蔓延】瑞幸咖啡在资本市场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2020年4月2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初步调查发现,审计2019年年报发现从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剑等涉嫌伪造了高达22亿元的交易。公告一出,资本市场哗然。瑞幸咖啡股价暴跌75.6%,导致市值缩水至16亿美元,而巅峰时期市值超120亿美元。受瑞幸咖啡牵连,神州租车于4月3日也随之暴跌,一度跌幅高达达72.09%。据启信宝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大股东为陆正耀,其也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而刘剑不但是瑞幸首席运营官,也曾历任神州租车汽车管理副主管、神州租车收益管理主管等职务。那不是咖啡,而是投资者的眼泪。

【罗永浩5000万流量首播背后:带货江湖格局渐定】愚人节晚上8点,互联网少了悼念张国荣的仪式,也少了各式各样符合当日主题的唇齿之戏,全网最大热点便是罗永浩的抖音直播带货首秀。全网刷屏和无数讨论声中,罗永浩直播首秀以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的成绩收官。无论是真金白银为老罗花钱的粉丝,还是吃瓜看热闹的看官,无一不是当晚直播“三国杀”的见证者——在罗永浩首秀的同时,淘宝一姐直播卖火箭,快手一哥大徒弟亿元备货挑战老罗,但昨晚的“带货一哥”,只有一位:老罗。流量博弈背后,其实是直播带货格局的逐渐确定——以抖音、快手为主的内容平台,以及淘宝直播为首的电商平台,两大流派方式渐渐泾渭分明。以抖音为代表的内容平台,在罗永浩带来巨大流量和关注的同时,也在直播带货赛道江湖格局中占据了一定优势。

【科技抗疫 中外互联网企业表现如何? 】对于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有网友戏称,“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在各国积极抗疫过程中,互联网企业的作用毋庸置疑,而在利用技术解决市民的生活不便方面,中外互联网企业却有着很不同的表现,那么具体来说有哪些方面呢?

【全行业开启预售充值大戏:回血与焦虑并存的博弈 】疫情逐渐退场,复工成为关注的焦点。3月17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目前,除湖北等个别省份外,全国其他省(区、市)复工率均已超过90%。沉寂了两个月的商家、企业为追赶业绩,推出各种各样的预售充值活动,而预售充值原本是电商行业惯用的打法,如今为了吸引顾客、减轻资金压力,这个打法在全行业逐步铺开,被视为“救命稻草”。

【互联网医疗站上风口 两大痛点却难根除】疫情之下,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一举一动备受资本市场瞩目。日前,外媒透露知名互联网医疗平台微医拟在中国香港市场IPO,融资规模为10亿美元,上市预估目标为100亿美元,且已聘请友邦保险集团前区域CEO蔡强为新任CFO首席财务官(CFO),负责此次赴港IPO事宜。据启信宝数据显示,微医创立于2010年创立,原名为挂号网,初衷是通过在线手段解决挂号难的痛点,已进行了七轮融资,第七轮为Pre-IPO,融资完成之后估值高达55亿美元。对外界传闻,微医公开表示:“未予置评”。特殊时期,互联网医疗迎来需求井喷,爆发似乎已不可阻挡,然而互联网医疗行业依然面临痛点:商业模式难以盈利、医生互动度如何提升。

【硅谷巨头集体恐慌:欧盟要对它动手了】近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桑达尔·皮查伊、苹果AI高级副总裁约翰·詹南德雷亚,以及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一时间,布鲁塞尔群贤毕至,只因为欧盟要对AI动手了。他们期望游说欧盟高官在制定AI规则时网开一面。毕竟,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这位铁娘子此前的隐私、反垄断、税收三板斧暴击,已经重创其锐气。所以,这次AI监管时,他们必须据理力争,这不是分蛋糕,而是生死存亡。其实,早在1月份,相关“白皮书”的草稿已经流出,称欧盟甚至考虑过3-5年内公共场所禁用人脸识别,以规避技术风险。欧盟之严苛,再次令业界哗然,但这背后也许打响的是一场从顶层设计开始的AI战争。

【中国贫困乡村 农产品求生路】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对广大农户而言,受疫情影响全面停摆的交通运输与全线关闭的实体店,让原有的线下销售渠道受阻,陕西、山东、广西、四川、湖北等多地涌现农产品滞销现象。一边是城里的抢菜大战,另一边是贫困乡村大量的农产品滞销困境。在这个特殊时期,他们将如何找到一条求生路?或许,来自陕西长武、山东金乡、广西永福、四川屏山以及疫情最严重地区湖北鹤峰的求生故事,将告诉我们:危机之中,总有更多新希望就在前方。

【等待黎明——疫情下的坚守】平静又不平凡的2020年春节之后,各行各业渐渐地进入了复工期,但在新冠肺炎病毒的肆虐下,全国各个城市的神经都未放松,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传统行业,都在期盼曙光的到来。无数行业的经营陷入了低谷,餐饮业这个现金流量大王从未想过会在三个月之内断流;旅游业这个传统行业瞬时门可罗雀;众多企业高呼:“不是腰斩,是全面清零!”这是一种何其悲壮的呼声。面对危机,人们悲哀又彷徨,但生活的困境并非毫无希望,坚守和坚持变得更加重要,本期专题让我们一起走进四个行业,了解身边的故事。

【“开学第一课”:在线教育打响全民战役】1月29日,教育部发文称,利用网络平台“停课不停学”,各网络视听平台通过优势技术赋能在线教育。目前,教育部正在统筹整合国家、有关地方和学校相关教学资源,提供丰富多样、可供选择、覆盖各地的优质网上教学资源,全力保障教师们在网上教、孩子们在网上学。同时,中小学、高校、校外培训机构以及线上教育企业都立即响应,以最快速度兑现转战线上授课。2月4日,教育部再次下发通知,提醒网上教学时“不要提前开始新学期课程网上教学”,不过可适当安排疫情防护知识、心理健康辅导等方面的网上学习内容。疫情之下,一场线下转战线上的在线教育全民战役已全面打响。

【穿过疫区的外卖】1月30日,距武汉“封城”已经一周。这天午后,外卖骑手侯鲜梅为医院送去了又一箱饭菜,并发了一条“武汉加油”的朋友圈……其中,就有一群特殊的“逆行”人员,为了尽可能的让留守城市的人们吃上饱饭,有的商家拉开了原本已紧闭的店门,有的外卖员开始义务为医务工作者送餐,也有企业尽可能让人们能买到新鲜蔬菜……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是“英雄”,而这些“逆行”的特殊人员,也是坚守岗位的“平凡英雄”。

【阿里组织架构再调整 核心在于通则不痛】12月18日,张勇在ONE商业大会上提到:“数字经济时代,组织能力至关重要。”一天后,张勇和井贤栋分别发出全员信,宣布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在信中,张勇表示“阿里巴巴历来的习惯就是在最好的时刻,为未来变阵。”在阿里成立20周年之际,此次的组织架构调整突出了阿里将在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这三大战略上的集中发力。除此之外,多个事业群的合作也在此次调整中得到了体现,而目的在于打通阿里数字经济体中各业务的全面技术、打通各项业务的更多场景,从而实现未来蓝图。

【互联网春节营销大战】2020年1月13日,支付宝“集五福”活动正式上线后不久,就有消息称,“截至到今日上午9点40分已有超过30万人集齐了五福,超过294万人获得了全家福福卡。”——这个“全家福卡”,就是支付宝在去年帮还全年花呗的“花花卡”基础上推出的新玩法,拥有它就有机会抽取“帮还全家花呗”大奖。但294万人的大队伍还在持续扩充中,让不少人感叹,“这样大的基数,去争夺总共888份,最高18888元的奖,希望有些渺茫。”其实,这与支付宝的红包战略有关。为改变“集五福”活动2016年首次上线时“一福难求”的窘状,让更多用户参与进来,支付宝近几年也在不断加大福卡的投放力度。按五福项目组项目经理冠华的话来说,“第一年欠下的敬业福,在之后的几年集五福活动中都还给大家了。”

从交付第一辆车到申请IPO,短短一个月,理想的步子跨得有点大。据路透社最新消息,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8亿元),最早将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也就是说,如果进展顺利,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之后,国内第二家在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相关数据显示,理想造车4年,负债高达9亿元。这么大的资金压力下,其此刻谋求上市的用意已经昭然若揭。相较之下,刚乘着私人飞机抵达上海的马斯克在超级工厂面前跳起“社会摇”,兴奋之情难以抑制。而理想汽车在历经交付困难、质量问题等状况后,想依靠IPO来熬过这个寒冬,仍然困难重重。

【被15个微信群裹挟的职场人 下班也走不出黑洞】每一个过劳的人,都需要和自己和解。12月的巴黎,对于这个纬度较高,入冬较早的城市来说,已经寒意十足了。12月6日,下午3点,就职于一家数据服务企业的AllerVie按原定计划本该乘火车去伦敦出差,但在前一天她就接到了订票APP上弹出的欧洲之星前往伦敦的火车都被取消的消息。这不知是AllerVie在法国巴黎定居十年中遇到的第几次罢工了,目前,如何准时将紧急解决方案交到客户手上,成了摆在她面前最现实的问题。AllerVie在微信中告诉锌刻度记者:“只要网络、手机和电脑不罢工,工作也不会停下来。”这是她在家办公的第二天。

【信任危机之下 谁来监管水滴筹】刚刚拿到“脱贫攻坚杰出贡献伙伴”称号的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再次遇到了信任危机。11月30日,据梨视频《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每单提成》报道,“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在各个医院病房进行“扫楼”,引导患者发起筹款。视频一出,随即引发广泛关注。水滴筹就此回应称,已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

【一加六年:从挑战者到高端新贵】一加六岁了。把时钟拨回六年前的12月17日,创始人刘作虎在宣告一加成立的文章中谈到了自己对公司未来的期望:一加不仅立志创造出令人惊叹的手机产品,更要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国际品牌。对于当时刚刚成立,一切都要从零开始的一加来说,这句豪言壮语是一个遥远却又清晰的目标。正是秉持这样的初衷,一加走到了今天。再回头来看当初设下的这个目标:做好产品,成为受人尊敬的国际品牌……一加似乎自始至终都在坚定地沿着这个轨迹前进。六年时间,这家公司不仅引领了诸如屏幕高刷新率这样的行业潮流,还成为在全球高端机市场仅次于苹果、三星、华为的手机品牌。一加不仅践行了自己的初心,也从中看到了其超然于对手的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