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京都 四月落樱如吹雪】北半球的春之四月,不早,不迟,正是百花齐放,春意最浓的时刻。在日本京都,蛰伏多时的樱花,亦在此时迎来盛放。此时,只需一阵微风,鸭川两岸、二条城、清水寺,甚至是任何一个无意间邂逅的街头巷尾,都可能会临到樱花的花瓣纷纷散落,如同临到一场粉色的大雪。在一年之春的四月,来游京都城是恰当的。因为以那看似柔弱凄美、生命短暂的樱花作为入口,我们将看到符合京都乃至日本文化血液里的矛盾特性:生命力与美学,传统与革新。

【皖南泾县 水墨流逸的千年儒风】于黄昏时分沿山明水秀的安徽黃子山西麓行走,就像置身于一幅绵延不断的山水长卷中。而这种感觉,在夹于山间的青弋江两岸更为明显,使我禁不住想起了南派山水画开山鼻祖董源,他泼墨营造出的空灵朦胧之意境,被北宋书画大家来带谓为“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

【成都龙泉驿 天府桃花源的前世今生】正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打开地图就可发现,进入龙泉驿的路径和方式很多,展开面前的龙泉驿地图的同时,眼睛可能已然穿越了时间,在时间的那头,仿佛看见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这片在四川省地图上显像为四分之一指甲那么大的土地,到底从哪里来?它又曾经历过什么、负荷过什么、放弃过什么?光荣与苦难,现实与梦想,除了竹简、典籍、泛黄而残损的铁卷、古老的诗歌、满脸泥土的文物,我们还可以有所凭藉吗?若要叙述这个名驿,土地和文字这两个因素缺一不可,二者互为呼吸,不可单立。

【丽水莲都 古堰画乡的光阴故事】丽水市莲都区,地处浙西南腹地、瓯江中游,古为处州府治,今为丽水市人民政府驻地。与其他依靠在大江大河旁的地区一样,莲都的命运自古就与横贯其境内的瓯江休戚与共。因此,若想了解莲都,瓯江怎么也绕不过去。瓯江,发源于海拔1700多米的浙江省龙泉市与庆元县交界处,自西向南倾泻而下,路上跃险滩、跨山区,奔腾了近200公里后,在莲都地区与诸多支流一起,合力冲击出享有“丽水粮仓”之誉的碧湖平原。然而,碧湖平原的粮仓属性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说得更明确一点,在将海拔不到百米的碧湖平原浇灌成千古粮仓之前,瓯江给沿岸居民带来了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洪灾。

【人文衢州 “四省通衢”的遗存和儒风】“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醇四五声。”—一南宋诗人曾几笔下的衢州,是一幅恬淡悠然的山水画,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不过这些,都只是衢州的一面,而它的另一面,则是当地厚重、丰富的历史与文化。衢州地处浙江西部、金衢盆地西端、钱塘江上游,境内岭谷交错,山岭走向复杂多变。衢州市的地理位置也特殊,南接福建南平,西连江西上饶,北邻安徽黄山,东与金华、丽水、杭州三市相交,自古就有“四省通衢、五路总头”的美誉。因而早在唐朝,官府就开始在这处咽喉要道依山筑城,那一砖一瓦也铸就了“铁衢州”的美誉。在城墙的庇荫下,孔子的后人南渡避乱,使得正统儒家文化在三衢大地上开枝散叶,并不断焕发新的生机。

【成都园林记】在成都这片土地上,曾经出现过的那些著名私家园林,都无一例外地被岁月研磨,化为了烟尘,在历史的天空中飘荡。我们再也无法亲身去领略它们的美了,只能借助那些零星的文字去一窥它们大致的情形,但它们的面容却始终模糊不清。即使这样,我还是要感谢记录下那些文字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的文字,成都历史上的众多经典园林,便会永远地消失在了文明的视野之中——“园之存,赖文以传。”但话又说回来,无论怎样绝妙的文字依然不能代替我们对园林的切身感受。我一直相信园林是有灵魂的,我们必须和它灵犀相通,才能真正地了解和懂得一座园子。所以我们必须游园,方能与它完全融合,就像你爱上一个女人,天天对她说爱是远远不够的,你得与她亲近、融合。

【千年瓷都景德镇】江西景德镇,古称“新平”,又因地处昌江以南而被称作“昌南”,于北宋景德元年(1004年)正式定名“景德镇”,并沿用至今,现辖乐平市、浮梁县、珠山区、昌江区。翻开地图便可发现,地处江西省东北部的景德镇,拥有相对封闭且独特的地理环境,它既偏安一隅,又水路发达:其外围群山逶迤,中部地势平坦,黄山与怀玉山之余脉从东、北、南三面将其拥入怀中,发源于安徽祁门县大洪岭西南麓的昌江,自北向南纵贯而过,连鄱阳湖,通长江。千百年来,景德镇的群山之间,集结了全世界最杰出的制瓷匠人,他们以特产于此地的“高岭土”和“瑶里釉”为原料,为后人留下了无数登峰造极的传世名瓷;而滔滔昌江水,则串连起了景德镇商贸极盛之时的诸多码头和渡口,为景德镇赢得了“昌江通衢”和“十八省码头”的盛名,更使景瓷得以“行销九城,施及外洋”。

“寒流穿曲岸,支径入翠微。山深古木合,林静珍禽飞。”-北宋状元沈晦笔下的松阳,是山环水绕、田园牧歌的小桃源。相较于浙东北的江南水乡,“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松阳县,在温婉之余还带着几分英气。它地处浙江丽水腹地,境内多山地、丘陵;其中部为带状平原,狭长平坦,谓之“松古平原”,又因四周群山耸峙,别称“松古盆地”;瓯江上游的主要支流松阴溪,自西北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