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维学习空间

一个专注于学习的网站

【许巍 隐于人群中的一抹光】一些细微的变化就像“冷笑话”一样被夹杂在与许巍的对话里,被夹在当天听众迅速而整齐的退场里,被夹在许巍乐迷群里的一条“明天过节,大家留个联系方式,我给你发祝福”的状态里。在许巍的豆瓣小组,没有什么聊许巍这个人的帖子,大家互相挪票,听歌,在小组的首页看一句:“谢谢你,老许。”

【徐灿 世界擂台上的中国力量】职业拳击在中国是一个小众运动.至今只诞生过三名世界金腰带拥有者,徐灿是其中之一,并且是中国唯一的现役世界拳王。15岁时,他选择走上职业拳击道路,那是他人生的关键转折,当时的梦想,就是拿世界冠军。他喜欢“年少有为”这个词,年轻是拳击手最大的资本,身体硬度和竞技状态达到最佳,也是追求冠军最好的时候。

【王卫 顺丰决战电商时刻】顺丰推出针对电商市场及客户的特惠专配产品,大幅降低配送价格,和“四通一达“展开了激烈的电商争夺战。与顺丰主打的时效产品相比.特惠专配的速度要慢许多,但它却像是撞向电商快递市场的灰犀牛。

【陈数 熟女的气场】真正打动人的表演和作品是有光芒感的.它可以抵达人的内心深处,那是艺术的本质。陈数关注这个东西,无论演小角色、大角色,甚至在没有选择权的时候演一些不适合的角色,她都从来没有放弃过它。因为,表演是从心里面往外送,而非只通过技术。

【潘石屹 卖楼记】SOHO中国不断抛售自家项目,背后最大的诱因在于.国内办公楼地产的租金回报率太低,而经历过海南泡沫并且成功逃顶的潘石屹,对房地产市场的判断更偏保守。在他看来,那些走向险境的地产商都是撑死的.不是饿死的。

【李开复 被量化的人生】技术造就的商业奇迹,是过去10年间中国互联网的独特景象,而李开复的生活就是一场最大化的战争,在有限条件里,最大化时间,最大化效率,最大化确定性,不允许冗余。他的人生经历也被量化,像一个可查询的数据库。

【钟南山 国士再出征】“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关键时刻站出来说话的钟南山,又勾起人们对这位当年抗击“非典”英雄的集体回忆。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人们希望知道他会作何判断,又有何建议。这是他曾经掌控局势的成就促成的,也是他常年保持一个医生的良知形象积累的。

【张一鸣 逐梦演艺圈】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几家互联网企业之一,字节跳动对文娱市场这块肥肉,早就已经虎视耽眈。文娱之于字节跳动,除了丰富变现渠道以外,还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当流量触碰到天花板的时候,帮它稳固住公司的商业版图。

【美团还能走多远?】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存量搏杀时代.王兴和他的美团如鱼得水。但在即将来临的由技术创新所引领的新时代下,“数字化+生态圈”已成行业竞争新维度,王兴和美团还能走出多远,值得每一位互联网人思考。

【范丞丞 试行长路】出道两年,范丞丞对娱乐圈还保持着最初的新鲜感。团队也没有给他明确的规划,只要他喜欢,就去尝试。他觉得能工作是件幸福的事,就像在节目里,他不接受“十年没工作”的虚拟人生,甘愿拿“颜值”和“智商”去交换。

【从建筑景观与广艺术展览看深圳文化觉醒】深圳市政府所在的福田区北片区,被定义为“文化中心区”,集中了一系列各具功能的文化设施建筑。沿福中一路由西到东,坐落着图书馆、音乐厅、书城、少年宫……最新的建筑是“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以下简称“两馆”),造型如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建筑面积达9.1万平方米,丰富的空间与时尚的设计相结合,是深圳市新的文化地标。

【刘志光 非典型接班人】一场有关财富、权力、理想和责任的试验。从儒家发源地山东一隅走出,进入世界上最古老的顶尖大学之一剑桥,最后又回归到中国。这种经历造就了他身上那些独特的、难以复制的印记:既传统又通透,既稳健又灵活,既看重投资回报,也愿意回馈社会。

【成为姬十三】创业最早的两年最稚嫩,也最轻松,它就像是人类的青春期。当然很美好,但你知道不真实。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细思量,创新是果壳的日常。

李安 继续漂流。他总是不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区里,总要去蹬雷区,他其实可以很安全,很舒服,但他不愿意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