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钟南山】他坚信,医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
【许巍五十】也许70岁,我会安安静静地从自己第一张专辑开始听,看这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呢
旧工业遗产如何在新时代重生 消亡、转型或融合
黑泽明出生于武士家庭,父亲对待事物的态度极为严苛。在他的记忆中,父亲梳武士发髻,常常背对壁龛端坐,左手举刀,右手向刀身轻轻地拍滑石粉
查济民和金庸二人,一个纵横商界,一个纵横文坛,都开创了各自的天地。香港查济民家族是在中国政商学界举足轻重的财富家族。查济民与金庸(原名查良镛)都出自浙江海宁袁花镇龙山查氏,康熙帝曾亲笔御题查氏家族为“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他们共同的先祖是被称为“清初六家”之一的诗人查慎行……
热闹了几百年的嵩口古镇,在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没落。2011年被委派来当镇长的鲍瑞坊,希望让当地人口中的“破镇”重新活过来。一天,他带着几个台湾客人把古镇转了个遍;没几个月,古镇街上住进了一群陌生的年轻人。戏剧性的事情一件件地发生……
“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地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以创造抵御平庸!2018魅力人物,创造者的魅力。
光绪之死:人心的幽暗,命运的谲诡,给这位悲情天子的死亡蒙上重重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