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区块链迎来政策利好的情况下,与之相关的产业链开始出现波动,尤其是比特币矿机市场波动尤为激烈,不仅排名第一的企业出现“内斗”。争夺企业控制权;而且其他头部企业纷纷谋求海外上市。在国家采取强监管的管控政策以及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政策驱动下,矿机市场的上下游产业链亟须重构。
十九届四中全会聚焦了一个重大的主题–制度建设。用一次中央全会专门研究国家制度建设和国家治理问题并作出决定,这在中共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一主题被认为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重大问题。
如果没有砂子,就没有今天的摩天大楼、高速公路、手机屏幕和电脑芯片,没有今天的人类文明。但砂子又太普通了,它就像空气和水的存在一样,随处可见、随手可得。如果不知道海砂与沙漠里的沙子不能用于建造房屋,人们恐怕难以想象砂子其实是一种有限的资源。
省际边缘,是一个很难被政策照亮的角落。但这样的角落,数量庞大。在中国,省际边缘地区分布着849个县市,全国约一半的贫困县分布于此。这些俗称的“三不管”地带,面临很多共同的难题。在省内,这些地区容易被“边缘化”而成为政策“盲区”。在省际之间,区域间的行政壁垒又是一堵“看不见的墙”,因为隔着一条路或者一座桥,虽然民间往来水乳交融,但政府间彼此封闭,甚至互相竞争激烈。
一场席卷大数据风控行业的整肃风暴正在愈演愈烈。一些大数据公司利用爬虫技术获得大数据,进行非法交易,不仅侵犯了个人隐私,还踩上了数据来源违法红线。在这场严打风暴之中,这些爬虫公司不仅面临转型困境,还将遭受法律的制裁。爬虫技术无罪,关键在于爬得的数据如何规范获取和使用。更为值得关注的是,未来如何界定个人数据的法律性质,仍然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南开大学百年校庆,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契机,把中国本土民办高等教育的发端追溯到整整一个世纪以前。“允公允能,日新月异”“为中国,服务中国”“爱国三问”实业兴学”“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这所大学的创办者在100年前提出的这些口号,在今天仍然富有生命力和启发性。南开先辈提出,将西方先进科学、知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建立以中国历史、社会为学术背景,以解决中国问题为教育目标的大学。这既是南开办学不变的理念和独特的路径,也是一代代仁人志士和知识分子在风云变幻的历史中,对中国教育的恒久追求。
从特维尔大街上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博物馆,到莫斯科郊外的帕斯捷尔纳克故居;从苏联时期的“工人文学夜大”高尔基文学院,到涅瓦河畔的文学宝库普希金之家,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我们探寻俄罗斯文学的踪迹,回溯“五四”以来俄苏文学冲击中国文化和社会思潮的源头。那些被一代代人阅读过的作品,那些触动过我们灵魂的作家,不仅隐藏着建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密码,也塑造着人们的思想,甚至成为特定时期青年人的生活指南。
十一假期临近,全国多地却正在上演一场景区保牌战。近日,七家质量严重不达标的5A级景区被文旅部通报批评,责令整改。其中,乔家大院更是遭到“顶格处罚”,“国家5A景区”招牌被摘。之后,江西、四川、福建等地纷纷未雨绸缪,主动自查整改。
夜间经济突然火起来了。深夜食堂、24小时书店、24小时便利店、夜间博物馆、夜间动物园…….在城市里,夜间不打烊甚至24小时营业的商业业态越来越多。24小时商业模式更契合现代都市人生活方式的需求,这本质上是一种消费升级,更是城市化进阶的必然规律。
物联网在中国探路已经整整十年。物联网的概念从一开始,就被寄予“万物互联”的美好愿景,在产业规模和对生活方式的赋能上,都将大大超越互联网。
在影视业寒冬之中,作为影视标杆企业的华谊兄弟陷入账务泥淖,股权相继质押,老板四处融资找钱。多重危机之下,曾经的业界神话如今已黯然失色。华谊兄弟的起落是中国影视业的一个缩影。资本凛冬已至,各类监管也日趋严格,一些影视作品被延期上映或无法取得发行许可证,一些影视公司坏账增加,债务危机接踵而至。变局当前,影视业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行业洗牌将不可避免。
最近几年,每隔一段时间,驴就被拿出来“说事儿”—那是因为阿胶。用驴皮熬制的阿胶,因为“药食同源”的身份而让消费者难辨真假。这个中国特有的庞大产业,不仅引来资本竞逐,而且它所带来的对驴皮的需求,甚至足以改变全球养驴业版图。
所谓“网红经济”,是指以时尚达人为形象代表,以红人的品味和眼光为主导,依托庞大的粉丝群体进行定向营销,从而将粉丝转化为购买力的一个过程。在资本的助推之下,中国网红经济近几年呈井喷之势。根据有关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数达到5.88亿,2018年网红经济的规模突破2万亿元。在以流量数据为导向的利益体系下,一个个流量神话被制造了出来,新的问题也随之产生。网红经济如何摆脱野蛮生长的魔咒,让行业生态步入可持续的良性发展轨道,这是机构、平台、网红以及监管方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随着5月31日张家慧被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刘远生接受公安机关侦查,这对夫妇身后隐秘的“商业帝国”正逐步浮出水面
中国约有1亿慢性乙肝和丙肝病毒感染者;有多达700万人患有肝硬化;每年有46万肝癌新发病例;酒精性肝病估计至少影响6200万人。作为肝病第一大国,以上各类患者在中国除了接受病因治疗外,还普遍地使用“保肝药”进行治疗
【隐秘的罪恶 王振华的两副面孔】王振华出身草根,商业嗅觉敏锐,勇于冒险。在商业版图疯狂扩张的同时,却也屡陷情色传闻,被指私生活混乱不堪
7月1日,垃圾分类在上海正式实施,上海因此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的城市。虽然这份被称为“史上最严”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遭到网友的调侃,但“垃圾分类”终于进入法规强制时代。按中国政府的时间表,上海经验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到2020年底,46个城市将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到2025年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以1978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新中国分为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建国以来,为了把这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尽快建成一个现代化强国,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上下而求索。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共产党以苏联为师,“一五”计划期间争取到“156项”苏援,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尖端科学技术也取得重大突破。就像原子核在高速撞击下发生裂变,新生的共和国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改变了面貌。
公园成为观察这座城市发展的新视角,公园体系也成了主政者经营城市的手段……扬州耗资近百亿造350座公园:利益权衡是难点……
过去是用市场换技术,但是现在,中国已经变成买方市场,而且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无论消费还是产业,其规模都足以支撑某项新兴领域技术的快速成熟
如果不是这一次爆出新闻,或许没多少人会知道珠峰也会“交通堵塞”。这一登山季中,14人死于珠峰拥堵的山难,在珠峰攀登史上名列第四,而攀登珠峰的商业化活动愈发乱象丛生
5月17日, 刚刚在北京参加完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多国专家学者,在上海再度聚首。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系列沙龙复旦大学专场活动上,这些专家学者围绕“亚洲文明与外交模式”等一系列话题展开深度讨论。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44学习币,请先
小提示:
1、资料仅供学习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若喜欢,请支持正版。
2、发现资源失效,请文末留言告知,站长将立马修复,谢谢!
3、如有问题,请联系站长(微信公众号:xuexi-1234567;邮箱:admin@xuexi1234567.com)。
成为VIP会员 全站资源免费下载畅享

2019全年订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