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南方周末》出品的综合类人物周刊,以独特的视角和前瞻性的视野,呈现着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物面容。记录那些“对中国的进步和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彰显人类的向善力量和深遂驳杂的人性魅力的人”。
“我们理想的本身,就是一首诗。”这是闻一多生前所言。1946年7月15日,随着几声枪响,i人闻—多倒在了昆明西仓坡离家一步之遥的地方,走完了他不足48年的人生旅程;从书斋到广场,从学者到斗士,闻一多民主战士的形象最后定格于此……
“做企业不是他的全部。他对生命有更宽的追求 凌晨3点,乌鸦“哇——哇——”地叫嚷起来,宛如代替公鸡提早打鸣。5点,轻轨车轮轧过轨道的“咔嚓”声一阵阵地传到耳边。王石醒了。从2018年秋开始的三百多天,希伯来大学学生王石秉承着同样的生活节奏:在耶路撒冷雅法大街上7层公寓的房间做好早餐,坐25分钟的公交车,抵达校园。从斯科普斯山上的校区俯瞰,无论是新兴发展的东区、西区,抑或浅黄灰白色的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上的金碧辉煌的清真寺,圣母大教堂,一览无遗。“到礼拜天的时候,基督教堂的钟声,和伊斯兰教用大喇叭宣礼、召唤信徒礼拜的呼喊声,同时在这座城市上空回荡着。”
“这是中西文化的一个大碰撞的时代。当时我们很多同行,学苏俄,学海明威,学卡夫卡,写得很像,但在文章里面,我把他们讽刺为‘移植外国样板戏’,很不以为然。我觉得艺术需要个性,一个民族的文化也需要个性”
她的音乐作品与个人成长密不可分,19张专辑从头放到尾,是一部张惠妹成长史。她坚持“我对音乐绝对诚实”,22年里,这种诚实赤裸而直接,又因她的嗓音本钱和几乎集全华语乐坛之力培养出的音乐表现力而极易引发强大共鸣。
过去十年,平安在科技创新及科技强化主营业务上投入巨大,成功实践了”金融+科技”发展模式,并提出了全新的“金融+生态”。这在中国金融创新领域及中国商业变革中,都属于从0到1的智慧型创造。这也是我们深入探究平安“金融+生态”战略的意义和价值所在的原因。
今年10月17日是南开大学建校100周年,回顾南开历程,“爱国”、“乐群”、“务实”乃至“土货化”等都是可以抽象出来的关键词。张伯苓在天津市长杜建时、南开大学秘书长黄钰生等陪同下赴八里台,巡视南大校内的胜利楼,并在大厅会晤了前来欢迎的南开校友与新闻记者,在谈话中,他再次表达了乐观的情绪,“中国经此抗战,不平等条约终获解除,此即为余数十年前办学之目的……余并深信中国前途极为光明,盖中国人有智慧,能吃苦,并具有老文化……惟大家毋自暴自弃”
撕掉“剩女”标签,理解她们观念和处境的复杂性。每对新婚夫妇站在证婚人面前的时候,通常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你愿意么?””yes,I do”,伴随着这句话,新郎给新娘戴上戒指,两人相拥而吻,画面定格在最幸福的瞬间。我们总认为结婚就是把这一瞬间固定,延长,直至永恒。然而当生活回归到柴米油盐,当你发觉爱人越来越多的言行让你厌烦,当婆媳关系、原生家庭等等因素搅乱甚至破坏夫妻的亲密关系,你也许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结婚?”
他们专业而勤奋,积极而向上,正在影响越来越多普通家庭和普通人,成为群体意识转变的推动者和参与者。他们渴望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渴望突破自我边界。在寻求改变的过程中,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当他们成为同路人后,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
很多人是从偏见开始了解蔡徐坤的:因为一段分不清是在运球还是在跳舞的篮球视频,他成为虎扑直男群嘲的对象,恶搞视频一度在各个视频网站疯传。在他被选为NBA新春贺岁大使,并在新春贺岁时跟字母哥、利拉德、汤普森三位全明星NBA球员共同拍摄了篮球宣传片之后,网络上的耻笑之声甚至更响亮了。
学衡群体大多是留美归国学生,基本为执教于高校的知名学者、教授。他们都有着自己坚守的人生信念和文化“道统”,敢于逆已成大势的新文化运动“主潮”而行,公开与以陈独秀、胡适等为核心的新文化运动主力军“叫板”
提振夜间经济、繁荣夜间消费,成为许多城市的共同选择。“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秩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这是唐代诗人苏味道所描述的大唐夜市盛况;到宋代,苏味道的后人苏轼也曾以“牙旗穿夜市,铁马响春冰”等句描写当时夜市的情景。
处于产业链前端的垃圾分类备受关注,但在产业链的后端,一切都是模糊的
一个是极具人气和话题性的“亚洲第一前锋”,一个是被称为女子羽毛球教科书的世界冠军,离开赛场,步入人生下半场后,选择投身慢行业。“如果只有金牌,只有冠军,没有人的成长,没有体育运动对孩子对年轻人特有的教育,甚至最后扭曲到为了金牌失去健康,这些就毫无意义”
1990年代,爱跳舞的叛逆少年踏上了他人未曾涉足的路;千禧年,未成形的开始成形,源自街头的文化接上了全民体育的正轨,暗涌在故事表象之下,某种年轻人的潮流悄然蓄势;如今,从街头到综艺舞台,新的游戏规则登场。
幼年蔡志忠苦思一年,有时躲在父亲的书桌下,椅子拉进来:他不想当农夫,不要做铁匠,小学老师也当不成,走自己仅有的路,他喜欢画画,画画被他引为此生挚爱,“只要不饿死我,一天给我一个馒头,我就能画一辈子”
“中国女足的复兴也好,重振也好,不可能只靠一个王霜,只看一支国家队”“我们这一代人要是都退下来了,我估计下一届世界杯前16都很难进。现在提到女足还很骄傲很自豪,球迷对女足也很包容,等再过两届世界杯,不知道会不会像男足那样,天天挨骂。”
用整个生命拥抱美好和善良,他是“拔了刺的契诃夫”。他启发我们这些进入21世纪的人,和各种各样复杂的、冷冰冰的电脑打交道的现代人,要懂得多情善感,要懂得在复杂的、热乎乎的感情世界中倘佯,要惜别樱桃园”
他其实是一个很有温度的人,看似很小心,不是很愿意去表达,可是实际上他都在观察。 他有些事情不擅长,不是很开心就笑、很悲伤就哭的那一类,他比较内敛,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冷漠
书写历史底稿的是人。他们也许是各领域的执牛耳者,也许是有智慧或人性光辉的小人物。作为记录者,我们坚持严谨、客观、公正的职业操守,在此基础上,力图呈现人物丰富的灵魂和生动的肖像。人物的思想、情感、语言、行动,踏出时代前行的足迹。刻画人的肖像,就是刻画时代的肖像。多年后回望这个时代,你可以重读《南方人物周刊》,你看到的不是一堆文字材料,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人。15年来,我们专注于一件事,写人。这些故事的主人公,反过来也刻画着《南方人物周刊》的肖像。我们从这15年的报道中选取10位不同领域的标杆性人物进行回访,既是对时代的回顾,也是对自己的回顾。回顾是为了更好地前行,时代的肖像,我们仍将一起刻画。
关于电影,蔡澜少与人言,语言文字多是风花雪月,这与他人前不谈烦恼、痛苦自己消化的人生态度一致。在蔡澜众多头衔中,电影人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个,却是他故事的开始。以告别电影业为界,他享受于书写人间欢乐,声名与哀怨绝缘
“创世者”乔治·R·R·马丁说:我是在真实宇宙之上创造了一个“第二宇宙”的。
只想织一把丝,酿一盅蜜。历史车轮,要靠一切有志气的中国人来推进,也希望为此竭尽绵力。”自诩“平凡人”的萧乾为自己许下平凡志向,那何尝不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写照?
1519.5.2-2019.5.2,在列奥纳多·达·芬奇死后的这五百年里,人类再没有收获过另一个能与他相提并论的百科全书式的奇才。对于列奥纳多·达·芬奇,你究竟知道多少呢?
拍完《无双》,庄文强发现,自己操控着别人的故事,但故事里的片段都是曾经的自己。“生存是需要有一点精神的支持的,我的浪漫是一种支持”
《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塞林格百年诞辰:他对虚伪有最清醒的认识,却沉迷于对纯真的幻想……“我等待着生命尽头的停摆,一半清醒,一半执着。”
了解自己是件漫长又费力的事情,需要有足够的对人的好奇心,以及勇气
“中国文学特别重视第二层面(世相现实主义)的世俗。我们看张爱玲,看《边城》,那个特别好。但中国文学应该往更深的地方走,我们的文学不能停留在这个层面”
【精准医疗抗击抑郁症 | 封面人物】“百忧解”面世30年后,首款抑郁症革命性新药“氯胺酮”日前在美获批上市,临床数据显示,最快两小时起效,可快速防自杀。与抑郁、自杀漫长的较量中,人类能否重新掌握命运?
【天才的剪辑师】廖庆松的修炼,越来越接近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及的境界:“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我的剪辑对象更重要的是自己,而不是电影。”廖庆松说,他现在坐在剪辑台前就像在打坐。他和电影平等。
【双面卡梅隆】工作狂、探险家,这是卡梅隆;从另一个角度说,刺激而工整,这也是卡梅隆。以商业导演角度而言,通常以挑战者形象出现在大众传媒里的卡梅隆,骨子里很标准。或许这也是部分观众对《阿丽塔》并不那么满意的原因:当一个人已经被捧为神的时候,你难免也希望神能标新立异,独绝于世人之上
【王澍 拯救乡村】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被行业“诺奖”加持的另类建筑师、文人、知识分子,在浙江农村进行着一场“救亡图存”的持久游击战;他是中国当代建筑文化的一面旗帜,是“每一个曾经充满理想主义的年轻的你的加强版和成熟版”
【许巍五十】也许70岁,我会安安静静地从自己第一张专辑开始听,看这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呢
旧工业遗产如何在新时代重生 消亡、转型或融合
【医者钟南山】他坚信,医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
黑泽明出生于武士家庭,父亲对待事物的态度极为严苛。在他的记忆中,父亲梳武士发髻,常常背对壁龛端坐,左手举刀,右手向刀身轻轻地拍滑石粉
查济民和金庸二人,一个纵横商界,一个纵横文坛,都开创了各自的天地。香港查济民家族是在中国政商学界举足轻重的财富家族。查济民与金庸(原名查良镛)都出自浙江海宁袁花镇龙山查氏,康熙帝曾亲笔御题查氏家族为“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他们共同的先祖是被称为“清初六家”之一的诗人查慎行……
热闹了几百年的嵩口古镇,在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中逐渐没落。2011年被委派来当镇长的鲍瑞坊,希望让当地人口中的“破镇”重新活过来。一天,他带着几个台湾客人把古镇转了个遍;没几个月,古镇街上住进了一群陌生的年轻人。戏剧性的事情一件件地发生……